小说大全 > 玄幻小说 > 吾命不由天 >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26章 节外
    一名身体清瘦的灰衣仆役,挤出几分兴奋表情,走进书香院。

    楚可正在练剑,回眸一瞅,连忙问:“二愣子,你提着什么东西?”

    二愣子停下脚步,晃晃手上的纸包:“这是凉茶,能消热解暑,小的已饮过一杯,确实管用,就买了一包,给大家伙尝尝。”

    “盛夏时节,天气炎热,二愣子有心了。”楚怜擦了擦香汗,“你去煮茶,回头也叫少爷尝尝,若得少爷欢喜,再给你赏钱。”

    “多谢楚怜姐。”

    二愣子大喜,连忙小跑去厨房,脚步轻快。

    另一名仆役在厨房门口瞧见这一幕,阴阳怪气道:“哎呦,这不是二愣子吗?一包廉价凉茶就想讨楚怜姐欢心,真是白日做梦。”

    二愣子气道:“南瓜丙,有种你也去买一包,少在这里说风凉话。”

    午膳过后,几个下人都在庭院树下纳凉,等着二愣子的凉茶。

    “大家伙久等了。”

    二楞子端着托盘走来,托盘上放着一碗碗黑乎乎的凉茶,由于沉水里降过温,凉茶已没了热气。

    南瓜丙见二愣子嘴角湿润,立马质问:“二楞子,你是不是偷喝了凉茶,还不从实招来?”

    二愣子将托盘放在桌面,没理会南瓜丙,只望向楚怜:“楚怜姐,小的刚才没忍住,确实喝了一碗。”

    楚怜轻笑:“无妨。”

    “大家伙快尝尝,里头还有许多。”二愣子得意地瞟了南瓜丙一眼。

    南瓜丙暗哼一声,见其他人纷纷端起凉茶,一饮而尽,也不甘落后。

    “有点苦味,入肚后一阵清凉。”楚可评价,“二楞子,再去打一碗。”

    “好咧。”

    二愣子连忙走进厨房,却没有舀凉茶,侧耳细听,院中传来一阵杂音,很快就没了动静。

    “成了!”

    二愣子轻手轻脚地走到厨房门口偷瞄,见到院中的下人通通陷入昏迷,这才举步而出。

    望着这些熟悉的下人,二愣子的面色有些复杂,随后走进古玄的卧室。

    ……

    西门猎场南面百丈外,有一处馒头形状的小山坡,一株株青竹挺立坡上,形成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

    竹林前有一块巨石,上面站着三位武士。

    左边的大汉身着黑色劲装,脸颊有块铜钱大小的黑色胎记,背上负着一根紫木拐杖。

    中间的歪嘴少妇肌肤微黑,其貌不扬,一身白色劲装,腰后插着两把短戈。

    右边身着灰色劲装的青年,獐头鼠目,体型瘦削,腰间绑着一条链子镖。

    三人的目光都投向西门猎场,精芒内蕴。

    “啊呸!”

    黑衣大汉掏出一枚不知名的黑色果子,用袖角擦拭几下,抛入口中,兴许果味过于苦涩,只嚼动几下,就和痰吐出。

    白衣少妇斜眸一横,恶狠狠道:“大哥,别光顾着吃,是进是退,赶紧拿个主意。”

    “陈阳那厮杀了四妹,我等追杀一日一夜,滴水未进。”黑衣大汉直盯着白衣少妇,神色阴沉,“若就此退走,你会甘心?!”

    “那你说怎么办?”白衣少妇本就心绪难平,被黑衣大汉的话语一激,立马引燃怒火,指着远处,“那里是西门世家的猎场!”

    “唉,大哥二姐,冷静,冷静。”灰衣青年双手虚按,“猎场的猛兽强悍无比,陈阳那厮既然逃入猎场,一时半会肯定出不来,我等还有机会下手。”

    “三弟说得对。”黑衣大汉蹲在巨石上,“既然不退,那就闯一闯猎场。”

    “胡闹!”白衣少妇怒斥,“东山断崖有罡力境修士坐镇,猎场上空有灵鹤巡逻,西门世家的银衣战队和道苗常在猎场试练,我等就这般闯入,九死一生!”

    灰衣青年担忧道:“四十年前,大义楼被灭,鸡犬不留;三十年前,排帮被连根拔起,血染泼江;还有金沙镖局、斧头帮……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江湖传言,都是银衣战队所为,其战力可见一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四妹的仇不能不报!”黑衣大汉面色发狠,“我决定闯入猎场,击杀陈阳,二妹三弟可自行离去!”

    白衣少妇轻叹:“既然大哥心意已决,我等自当共同进退,勿再多言。”

    “二姐所言极是。”灰衣青年神色郑重,“江湖武士朝不保夕,四妹的仇若是不能得报,当初结拜还有何意义?”

    “大哥,分了养生丹,咱们都空着肚子呢。”

    气氛有些沉重,白衣少妇微微一笑,只是配上歪嘴,平添几分阴冷。

    “只剩三颗了,上次若非瞎猫碰上死耗子,咱们可买不起这种灵丹。”

    黑衣大汉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一人分发一颗养生丹,张口吞服。

    三人再商议一会,就各自潜入山林,分头行事。

    行走间杳无声息,熟稔自如,显然久经阵仗。

    ……

    猎场内古木森森,枝繁叶茂,遮天蔽日,苍莽气息扑面而来。

    三位西门道苗站在一处岔道口,三位外姓道苗已先行一步,深入林中。

    西门湘瞟了古玄一眼,粉脸微红,呐呐道:“书弟,我能否跟你在一起……我不是那意思……”

    古玄听得有趣,故意板着脸:“此事关系重大,非同小可,到底啥意思,还请湘姐明言。”

    “西门书,正经点!”西门湘气得一跺脚,满脸通红,“你到底肯不肯?”

    西门飞摸了摸下颌,十分诧异,湘姐往日只会和自己说些心里话,何时与书哥走得这般亲近?

    到底是书哥,连拿捏人心都有门道,或许可让他笼络外姓道苗,为我所用。

    古玄见状,不再逗趣,正经道:“若湘姐不嫌弃,咱们大可同行。”

    西门湘轻哼一声,将脑袋撇向一边,不想再理他。

    古玄拱手道:“飞弟,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日暮东崖再会。”

    西门湘小声嘀咕:“此话不妥,胡言乱语,西门书就是个浑人……”

    西门飞一听,不禁朝古玄挤眉弄眼:“此行危险重重,还望书哥保护好湘姐。若湘姐少了一根汗毛,本少爷定找你算账。”

    西门湘又羞又恼:“西门飞,你有完没完?!”

    三人不再嬉闹,在岔路口分道扬镳。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8_18803/8469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