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玄幻小说 > 吾命不由天 >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2章 惊变
    摸不准白袍老者的状况,古玄没有贸然搜身,打量几眼洞穴,就走出洞口。

    站在榕树主干上,清风拂面,古玄环目四顾。

    周遭烟雾缥缈,如梦似幻,峭壁长有不知名藤蔓和自己熟悉的灌木。

    “此处应是孤目崖。”

    古玄最担心身处遥远之地,当下有了判断,倒也暗松一口气。

    顺着主干前行,时而拨开碍事的枝叶,银蟒遗留的臊腥味扑鼻而入。

    古玄停下脚步,眼前的枝杈似乎被重物压断。

    “看来是遭受彩光袭击,我才坠崖而下。”

    暗自一计较,古玄就检查起身体,除了衣裳多处破裂,没有发现伤口。

    腹内忽然咕咕直叫,此时未到晌午,以往万万不会如此,如今却饥肠辘辘,仿佛几日未曾进食。

    古玄神色诧异,浑身一阵扭动,骨骼咯吱连响,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力。

    “莫非是错觉?”

    古玄一挑眉梢,想验证一番,握住一段婴儿手臂粗的树枝,使劲一折。

    咔嚓一声,树枝应力而断,如此易如反掌,昔日却难以做到。

    “这……”

    古玄十分惊讶,自己的劲力至少增长了一倍。

    纵然疑问重重,可瞎琢磨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离开此地。

    古玄再次观察起峭壁,目光闪烁,反复权衡。

    借助藤蔓和灌木,以如今莫名其妙增长的劲力,但愿能爬得上去。

    脑袋一转,陡然见到某段枝干插着一把匕首,不由目光微亮。

    走到近前,古玄有些犹豫,此匕首似乎是洞内老者之物,自己施施然取走,恐怕有些不妥。

    可匕首有助于攀崖,古玄咬咬牙,毅然握住把柄,一举将匕首拔出。

    警惕的眸光扫向洞口,等待少顷,不见洞中有何反应,古玄心下稍安。

    匕首仅有尺许长,通体灰白色,两面开刃,一体制成蛇形,把柄就是蛇首,栩栩如生。

    粗略打量几眼,古玄反握蛇形匕首,来到洞口处。

    使劲一挥,匕首轻易插入石壁,没至把柄,再一使劲,即刻拔出。

    古玄面露喜色,有此宝物相助,自己爬上孤目崖的希望大增。

    眸光瞅向洞道,内里昏暗一片,加上洞道曲弧,压根看不到洞内情景。

    放弃与白袍老者告别的念头,古玄深吸一口气,开始攀崖而上。

    古玄手脚并用,或抓紧藤蔓和灌木,或将匕首插入岩石,脚下踏着支点。

    峭壁重岩叠嶂,碰到朝外突出的岩石,攀爬相当吃力,若非有蛇形匕首相助,恐怕要再次坠崖。

    工夫不负有心人,古玄边爬边歇,锲而不舍,个把时辰后,终于到达崖顶。

    躺在吟书的岩石上,古玄四肢摊开,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懒得动弹。

    ……

    重重山峦之上,一只体态神俊的灵鹤扇动羽翼,当空缓缓飞行。

    一对面容出众的青年男女,盘坐在鹤背上。

    男子体型瘦削,一身白色劲装,眉宇间隐见几分傲气,背负两柄长剑。

    女子身着粉色劲装,斜负一柄长剑,腰间别着精致囊袋,似乎装有暗器。

    两人形态亲密,显然是情侣,眸光不时扫向地面,仿佛在寻找什么。

    灵鹤忽然引颈长鸣,示意侧前方悬崖有人存在。

    白衣男子凝视远处,轻拍灵鹤脑袋:“阿娇,不要瞎叫,那人明显不是。”

    灵鹤晃了晃脑袋,清鸣一声,表示不满。

    “你们真是一对冤家,时不时斗嘴。”粉衣女子浅笑,颇有几分气质,“方圆数十里,就见着这么个人,且去问问。”

    “也好。”白衣男子点下头,拍着灵鹤翅膀,“阿娇,靠过去。”

    一声傲娇清鸣,灵鹤将方向一偏,飞向孤目崖。

    ……

    古玄依然躺在岩石上,回味先前的离奇遭遇。

    陡然听到鹤鸣声,才发现两名不速之客。

    古玄双目微眯,连忙侧转身子,将蛇形匕首藏入怀里,若无其事地坐起。

    蛇形匕首的锋利,古玄深有体会,攀崖过程中,扎岩石如扎豆腐。

    联想到匕首多半是修士宝物,自然不想引起外人注意,免得被夺去。

    白袍老者虚实未知,日后若寻上门来,匕首势必要归还,理应妥善保管。

    见到灵鹤朝这边飞来,古玄索性一把站起,心底暗暗警惕。

    若是来者不善,逼不得已,只能再次跳崖,希望老榕树能将自己接住。

    ……

    灵鹤飞到近前,悬停于低空,双翅缓缓扇动。

    鹤目瞅了瞅古玄,轻鸣一声,似乎在打招呼。

    古玄尚未同灵兽打过交道,因而没有回应,只望向青年男女。

    那对情侣一个劲盯着古玄,眸中都有浓浓的惊讶之色,但很快隐去。

    粉衣女子轻启朱唇,暗中传音:“棋哥,此人资质奇绝,不可怠慢了。”

    白衣男子没有回应,朝古玄一拱手:“我等皆为西门世家子弟,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古玄闻言,连忙拱手作揖,神态恭敬:“在下姓古名玄,只是坪山官道上的茶寮伙计,不敢尊大。”

    “噢~”

    白衣男子轻应一声,微不可查地露出轻蔑之色,本就居高临下的姿态,立马显得不可一世。

    粉衣女子一直在打量古玄,不知想些什么。

    白衣男子淡淡问:“兄台似乎在此劳作,不知衣裳为何这般破损?”

    礼尚往来,可对方高高在上,连姓名都不屑告知,至少是西门世家的武士。

    此女面带微笑,瞧不出心思,此男的话语却夹枪带棒,有取笑之意。

    古玄暗自腹谤,表面恭敬道:“在下本在此除草,适才突然窜出一头山猪,一番苦斗,侥幸将其引入悬崖,方能保得一命。”

    攀崖千辛万苦,使得古玄的衣裳又脏又破,挺像衣衫褴褛的乞丐。

    白衣男子摆摆手,有些不耐烦:“你可曾见过一名白袍老者?那人是修士,小腿被人击断。”

    古玄心下一动,立马想起壁洞内的老者,与对方所言完全吻合。

    即将回应时,脑中突然响起一道老者声音,语气森寒,充满杀机。

    “若敢泄露老夫的存在,即刻叫你命丧当场!”

    此声音宛如晴天霹雳,古玄的瞳孔陡然一缩,心里涌起惊涛骇浪。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8_18803/84699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