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科幻小说 > 农家嫡女套路深 > 55、猎场
    江天烨何等伶俐。一下子便想到了此中的环节,自己送去的牛马。只怕是成了他们的坐骑。猎犬到了溪畔。气息突然中断。战士们天然会想到他们已跃入水中。天然要到对岸继续追踪。谁知他们却是骑着牛马躲进了自己歇息的宫殿。但如此一来。他们便再也追不着了。他不能自已哄笑一声道:“你们后来躲到这里来。便不怕我回归发现你?”

    乔思婉微微摇头道。”世子爷这么讨厌属下自作主张。天然更厌恨我们的突然失踪。不把人找到你是不会情愿回归歇息的,众人都说很凶险的地方便是很安全的地方。世子该不会连这句话都没听说过吧?”

    一言一语之中。她果然已经摸透了江天烨的性格。

    “世上没人敢耍弄我!”江天烨突然上前一步,狠狠拢住了乔思婉的手臂,双目赤红如血。”别摆出这副装腔作势的表情。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乔思婉落后一步,一旁的乔思远不想对方突然发狂。蓦地跳起来撞向他胸口。

    一声低哼,胁迫乔思婉的气力突然松开。乔思婉抬眼却见江天烨单手捂胸,暴露无比痛苦的神志。他恨恨看乔思婉。面容苍白,突然身子一颤,闷声呛咳。血沫溅出唇边。惊心动魄。

    乔思弘远惊失神。拉着乔思婉便要往外跑。便快跑到门。的时候。两人忽听身后一声哀哀呻吟。

    乔思婉下明白回头望去。只见江天烨捂胸颤抖。好像忍耐着极大痛苦。好像用尽了气力才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却一时没抓住,瓷瓶咕噜噜滚出去好远。他目露无望。身躯蜷缩如婴孩。喉中发出低哑呻吟,表情苍白近乎透明,好像下一刻便要断气。

    “姐姐。这种疯子。没有管他!”乔思远见乔思婉突然顿住脚步。皱眉望着江迟,以为她在踌躇,赶紧说。

    江迟无望地看着这对姐弟。适才他还成竹于胸。将对方的性命紧紧握在手中。现在他却生死一线,任人宰害的羔羊已经完全掌控了胜局,可恶!

    乔思婉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事实上,除了对老太君和思远。她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有半点动容,她只是在衡量。要不要救这个人。

    如果他死在这里。自己姐弟可否脱得了关系?

    冤家宜解不宜结。尤其此人是势力滔天的秦王世子。的确,不能让他死,乔思婉一横心。快步走过去将那瓷瓶捡起来。江天烨已没有抬手的气力。乔思婉猜到瓶中便是救命的药丸,只得将瓶。凑到他嘴边,将药灌进他口中

    “姐。他如何了?”

    “大约是心疾。”乔思婉低声回复。

    江天烨喘过一口气,仍然面色苍白,整个人绮在她身上,蹙了眉。微微喘息。却只是定定望着她。眼神从未有过的新鲜。

    乔思婉毫勇敢惧地与他对视。江天烨的嘴唇已经干裂。却一如既往不说话,乔思婉叹了一口气,对乔思远道:“你去取一点水来。”

    乔思远站在原地不滚动。乔思婉悄然望着他,他皱眉道:“好啦好啦,我全听你的。”然后跑过去倒了一杯水。

    乔思婉用帕子沾了水,轻轻润湿江天烨的嘴唇,动作很柔柔:“世子,你我昔日无怨便日无仇,你却苦苦相逼。现在我们救了你一次。也请你高抬贵手。饶过舍弟。”她又说了一次,眼神无比坚持。

    江迟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淡漠无比。冷声道:“便刻滚。”

    乔思婉微微一笑。道:“抱歉了世子,里头那麽多人。我们很难出去,恐怕还要困扰您与我们一起滚。”

    江天烨哄笑:“你是什么好处?”

    乔思婉脸上暴露一丝笑容。淡淡道:“好处便是。要请世子殿下送我们一程。”

    江天烨挣扎着想要坐站起,却猛地捂住胸口。额头上涌出大滴的汗珠,

    厉声道:“不要妄想,你们走不出去的!”

    乔思婉神采诡谲地望着他。似是惋惜似是惘怅。低声道:“世子如此苦苦相逼。莫非另有原因?”

    江天烨面色一变,眼神更加阴沉。却始终没有说话。乔思婉的目光不能自已落在面露茫然之色的乔思远身上。心中的猜测逐步成形。

    争辩呼咤之声便在此时传来。

    江天烨突然站了起来。他的角度已可以清楚地瞧见一道人影疾速奔进。沿路试图阻截的侍卫们被打得人仰马翻,完全减不缓他半点来势,竟被他直冲了起来!

    “卫峰。你豪恣。我的房子也是你能擅闯的?”江天烨一眼认出此人乃是大公主部下一等侍卫首级,立马痛斥道”,你要干什么?”

    卫峰不言不语。视野一扫。看到乔思婉姐弟站在一旁。立马走上前往。沉声道:“乔小姐。大公主命属下前来欢迎!”

    江天烨惊怒交加,突然两根手指曲起在唇边呼哨数声。一会儿之间殿内涌入无数侍卫。江天烨冷声道:“抓住他们!”

    侍卫们将乔思婉他们团团围了起来。内中的侍卫顽固长剑,外围的侍卫则拉开了弓箭。

    “卫峰。你竟敢闯入这里。未免太过轻举妄动。立马放下人。也可以看在姑母人情上,我不会穷究。”,

    卫峰冷冷瞧了他一眼,或是理也不睬,径自向前迈步,侍卫们也不由地跟着移动。寒光闪闪的长剑带着一种慑人的威势。

    到了这个地步。江天烨还不肯放过自己姐弟,绝非只是一时兴起这种原因。只怕——思远瞥见大约听见了什么。大约是江天烨以为思远,如果然如此,事儿便困扰了。乔思婉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清楚此中的凶暴关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江天烨下明白地以手抚住心口。他在迟疑。卫峰是大公主身边很信赖绮重的侍卫首级。不仅身手高强。更只听大公主一人调遣。一般的排场完全镇不住他。如果是真要乱箭齐发将他们一起射死在这里。大公主穷究起来。父王那边的确很难叮咛。但如果是不困住他,让他如此带着人冲了出去,事儿一样会闹得不可能开交。

    眼神落在乔思婉的身上,江迟的目光中划过一丝极其烦琐的神采,好像矛盾之极,很终他的薄唇轻轻抿了起来。从齿间迸出了两个字:“放箭!

    在江天烨的眼中。世上惟有死人才不会泄漏秘密!

    卫峰立马高声道:“我是大公主部下一等侍卫。谁敢随意射杀!”

    侍卫们本都已经蓄势待发,听见这一句却都面面相觑,有些手足无措地望向江天烨。

    江天烨立马向前赶了几步,高声道:“他要刺杀我,立予射杀!”

    侍卫们不再迟疑,当便搭箭入弓。一时箭矢如雨。乔思婉眼明手快。早已拉着还在愣神的乔思远避到柱后。

    卫峰上前一步抽出长剑,飞足踹翻一个侍卫,一时剑光如雪,击落了第一波箭攻,乘着闲暇。突然翻身跃起。在空中几个纵跃。左劈右砍,专朝侍卫集中之处落足。打乱了弓箭手的站位。大无数侍卫们又不是他的对手。一团混战中只见他的人影猛地冲天而起。一掠一冲!

    江天烨还在调查。却突然以为颈上一凉,一道冰冷的瓷片落在他喉咙。冷气逼人。

    “都住手!”乔思婉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全部人都停住了手。

    江天烨做梦也想不到这种变故。更想不到自己如此的男子果然会被一个小姑娘挟制,不由气得满身颤抖,咬牙怒道:“乔思婉,你竟敢。”,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乔思婉淡淡一笑。笑容中透着一股极冷的甜美。”谁让你都将全部的留意力放在他身上呢?”

    “乔思婉,你敢如何?”江天烨冷声道。

    “世子殿下,婉儿是求您放我们姐弟安全离开。这个请求不算过分吧。”

    江天烨目光严寒如冰,哼了一声道:“如果我说不呢?莫非你敢杀我不可?”

    “世子殿下想拿性命跟我赌么?”乔思婉的声音仍然温柔,像是在说今日很明朗合适赏花一样。江天烨的表情却越来越难看。他面如寒霜。胸口连续地升沉着。鲜明是正在激烈思索。卫峰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娇滴滴的乔小姐,心道大公主莫不是说错了吧,这丫环还需求自己救吗?便在对峙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高亢仓促的传报声:“大公主到一

    乔思婉微微一笑,疾速放开了江天烨退到边。手中的碎瓷片被不着印记地轻掷于地。

    太公主的身影发现在殿门口,而站在她身边的,除了行色匆匆的陶姑姑以外。另有一脸震悚的乔家老太太李氏。

    “这是如何了?”大公主严峻的目光环顾一圈。“天烨,你摆开这么大阵仗是在欢迎我吗?”

    江天烨挥了挥手。全部的侍卫们立马如潮流般退开。他自己快步上前盈盈拜倒:“姑母,不知您尊驾惠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他说话的时候,神态已经恢复平居,声音清晰,尊重有礼。风度极好。俨然一副翩翩女人公子的神志,的狠辣猖獗竟在此剂一切消失了。

    乔思远在附近看的目瞪。呆。他着实不能明白。一个人如何会变脸如此之快!

    大公主冷冷问:“乔家的少爷和小姐如何了。为什么被你扣了?”

    乔思婉脚步轻快。带着乔思远已走到大公主身边,江天烨望了她一眼,沉声道:“乔少爷只是误闯入猎场,乔小姐来寻他。我便将他们二人带到此处稍事歇息。正待去禀报姑母。您便寻来了。”

    误闯?这如何大约?李氏的脸上暴露很震悚的神采。拉过乔思远上崎岖下稽查一番,发现并没有损伤,这才放下了心。

    “那这满院的侍卫是来做什么的?婉儿,莫非有人敢故意凶险你们不可?说出来。我替你作主。”大公主鲜明并不相信这套说辞。

    “哦。这侍卫么。”。””江天烨争先笑道,“是乔少爷说要旁观侍卫们操练剑阵,我才命他们进入。”

    大公主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突然一声讽刺:“天烨在跟我谈笑话吗?你不将他们姐弟二人送回去。反而在这儿看什么操练。别说是你。便是你父王都不敢在我跟前耍嘴皮,你敢将这套说辞说给你父王听吗!”

    “如何回禀父王。是我自己的事。怎敢烦劳姑母为我费心口”江天烨软软地顶了回去。

    “大公主。请您安心便是,”乔思婉语调温柔。但话意似冰。“世子殿下只是太好客,他留着我们也没有好处。只是那些侍卫们大约产生了误解,以为我们是刺客。”

    江迟胸口一滞,咬牙忍着没有变色。

    大公主哄笑一声。道:“那些排场话便没有说了,全都跟我进入!”

    全部的侍卫们都留守在外,众人不得已跟着大公主进了内殿。大公主坐在椅子上。面如寒冰,道:“毕竟是如何回事?”

    乔思婉挽裙下拜,仰着头道:“请公主殿下为我们姐弟作主。”自己不可能以去求大公主。但大公主自动协助,便是另一种说法。再加上经由适才一番变故。江天烨都还不肯摒弃杀思远。那便必然要依靠大公主的气力给他施加压力!

    “乔小姐,起来。快起来。有事逐步说。“”一旁的陶姑姑看着大公主的表情。赶紧上前往搀扶,人却没搀扶起来,乔思远也跟着跪倒。

    乔思婉跪着没动。直视着大公主的眼睛道:“秦王世子殿下以今日思远误闯猎场为名。要杀了他。我匆急获取信息赶来,百般求情殿下都不肯转变主意。猎场本是皇家园地。却并不是禁地。思远便使犯了错。却也还不到便地处决的地步,此事还想大公主明察。给思远一条生路。”

    她言辞直白。并没有一丝矫饰之言。反而听着字字惊心。李氏的表情越发难看。的确都不敢去看大公主的脸。

    “为了这个便要杀人?”大公主更显惊异。“我今日请你们留下随同。是一片好意。却不想闹出这种事儿来!认真是混闹!天烨,你仅仅为了乔思远误闯猎场便要当众杀他,可有此事?!”

    “姑母,乔公子的确误闯猎场,我也是与他开了个玩笑,乔小、姐突然来到,见到这场景未免产生误解,以后我只是让人护送他们来这里歇息…莫非是因为招待不周。二位以为受了怠慢?”

    大公主意他推的洁净。不禁哄笑了几声,道:“卫峰,你如何说?”

    卫峰诚笃道:“属下赶到这里要带人走。世子爷号令侍卫们围攻,并号令放箭。”

    面色很偏僻的乔思婉心中却一顿。自己姐弟是苦主可以说话。卫峰却是大公主的人。一旦出来作证。大公主的态度便不再客观公平了。“我派人前来。你果然也敢刀剑相向?”大公主的表情一下子沉下来。美目现出无限的凌厉。

    “我请二位在这里稍事歇息。他闯进入二话不说便要带人离开。我天然是要命他们救人的。”

    乔思婉悠悠叹了一口气,道:“公主,也可以世子一时看错,没有认出这位是您身边的人也没有然!”

    “认不出来?乔小姐也太纯真了。卫峰跟着我十多年。京都有谁不明白他是长公主座下侍卫管辖。天烨,你才多大年龄。便老眼昏花了吗?”大公主秀眉一挑,冷冷道。

    江天烨从从容容地笑起来。道:“姑母如果不信。可以招那些侍卫进入问一问,看看卫管辖有没有自报家门?”

    大公主怒道:“这里上崎岖下都是你的人。你矢。否认。谁敢举发你?

    江迟脸上却一丝慌乱也没有,淡淡道:“这里的人虽然是跟着我来的,但连我都是您的后辈,他们身份地位低微。长公主眼前,谁敢欺瞒?”

    他利齿如刀。句句难驳。大公主早已抑制不住肝火。斥道:“你还真是狡言善瓣,敢做不敢当么?惋惜你如何狡赖也赖事实,难不可是他人事出有因诬害你?”

    乔思婉看着江天烨。越发钦佩此人。如果说心狠手辣脸皮厚,此人如果认第二,只怕无人再敢认第一口虞美娘、乔可与他比起来,认真是小儿科。弟弟事出有因招惹上这种人。着实是大大的不智。

    江天烨神采淡然地道:“我也不清楚乔小姐为什么会事出有因编出这个段子来,便犹如我不清楚皇姑母无凭无据的。为什么立马便相信了外人。而不肯相信我一样。难不可要姑母是因为父王的事儿迁怒到我身上…川

    卫管辖心头一沉。顿时清楚自己做错了一件事。自己应该一如既往旁观,而不该插言作证的。是乔思婉姐弟状告江天烨,但自己一插手作证。好像突然便导致了大公主也故意卷入这场纷争之中,如此一牵扯起来,搞不太好便导致秦王与太子之争。

    江迟又缓缓道,“既然卫绕领要说话,大概说个清清楚楚,你进入后可瞥见有人要杀害乔家姐弟吗?大约请大公主盘问乔小姐,我可对她有半分无礼之举?”

    卫峰想不到这位世子爷如此嘴利。冲。便道:“那是因为我来的实时。你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江迟正在这里等着他呢。闻言冷冷一笑。安全道:“卫管辖坚持认为我心怀不轨。我不肯争辩;姑母更亲近乔小姐和卫管辖。而非我这个亲侄子,那是我们政见不一样的原因。我也不敢心存怨慰。但叨教乔小姐,你。声声我要杀害令弟。他身上可曾有伤?我如果然是要杀了你们。如何还能让你们好好站在此地向姑母起诉?”

    大公主气得双手发凉,只怕战场上万万的敌兵,也比不上眼前这位侄子的言谈令她心寒。正想怒骂回去的时候。乔思婉从从容容的声音在附近响起:“世子殿下。是非是曲其实并不难分瓣,将你的五百将士张开关押,划分派人过堂,总有人会说真话的。”

    江迟满身一震。难以置信地转头瞪着乔思婉。

    “卫管辖见环境紧要,只得失仪,想要强行将我们带走。”乔思婉理也不睬他。或是继续道,“世子为了阻截我们,竟号令侍卫乱箭齐发。此事全部侍卫都已瞥见。现在公主殿下随便提取三人张开关押,让他们说出细致细节。如果是真如世子所说只是留我姐弟做客,乔思婉甘愿向世子磕头认错,”

    同事们全都呆成一片。江天烨更是没有料到乔思婉竟有这种胆量。一时心乱如麻。面色如雪。

    “你另有什么话说!”大公主面沉似水。已是怒不可能遏。

    江迟一咬牙,道:“既然乔小姐和卫绕领。声声责怪我有过错,我不敢再辩。也不敢请求什么证据。只求姑母圣断。如果是您也认为我有过错。我自当认罚,毫不敢诉苦。”

    他这般以退为进。大公主倒有些踌躇,李氏忧心仲忡地望着眼前的两位权贵。大公主行事硬化,秦王世子性格凶横。这两人已经很困扰了。背后的太子与泰王之争更是可骇,乔家是一个小小的吏部侍郎。卷入到如此的争斗中去,岂不是在烈火上煎烤……

    乔思婉闻言,睁大一双清丽的眼珠,看着大公主道:“公主,您与世子才是一家人,万万不要为了替我们主持公正伤了皇室和善。世子说的对,今日这件事误解一场。思远误闯猎场在先。世子一时愤怒才要着手,皆思远不对。世子没有错。请您别责怪他了。”

    “思远,你听见没有?”乔思婉轻声道。“是误解一场,你与世子道个歉便是了。”

    乔思远看自己姐姐一双长长的睫毛冲自己眨了眨,立马觉醒过来,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咬着嘴唇却不作声,濡湿着一对大大的眼睛,只哽咽道:“世子,都是我的错,您别和公主殿下辩论了。她是你的姑母呢,如此不太好。”

    乔思婉点点头。一脸欣慰的看着乔思远,道:“思远。早该如此,祖母也在呢,她是尊长。今日便是你没错也要认错的。不能让她为你担忧呀。”

    这话说的软绵绵的。便像是在江迟的脸上抽了一巴掌!乔思远一个十岁的孩子。却晓得敬重尊长。自己没有错也要认错。自己这么一个皇室公子。却对着姑母意气扬扬地争辩。更是半步不让。乔思婉这么说。明白是——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4_14988/7622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