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科幻小说 > 农家嫡女套路深 > 54、斯文
    “日子没错吧?”江天烨心中不由一动。

    还不等何周回复。乔思婉已经扬声道:“宁国庵的佛堂里供着大历皇室列祖列宗二十位皇后主子的神像,乔思婉都记取日子呢。敢问世子殿下,要在如此的日子里杀人吗?您身份高贵。什么时候想要处分我们姐弟。乔思婉都悉听尊便,但如果是未来有心人穷究起来,问您是鄙视孝贞显皇后。或是鄙视太祖爷,您该如何回复!”

    何周是奏王身边的隽拔谋士。连续随同世子身边。这时候他听了乔思婉的话立马皱起眉头。道:“世子。此二人不可能杀。”

    “哦?”

    “世子。且不提太祖皇后祭日一事。她适才提到了宁国庵,据属下所知。今日长公主殿下也劳驾宁国庵,更有很多贵族女眷伴驾,这位乔小姐只怕是——”

    江天烨脸上却暴露一丝含笑。道:“与我何干?”

    何周噎了一下,他晓得这位世子爷闹起来不顾一切的坏性格。赶紧劝道:“王爷正值用人之际,他们真相是吏部侍郎的家属。又与镇国候府有扳连,如果是因一时之气杀了人。被大公主抓住了痛处反倒不美。依属下看。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了他们。回去也好和王爷叮咛。”

    江迟脸上的笑容越发亲切。何周几乎以为自己挽劝成功,却听到这位主子淡淡道:“这倒是提示我了。好玩的方法多得是,也不但杀人这一种。

    何周心中悄悄的叫苦,心道这位乔大小姐太伶俐。反倒激发了世子爷的征服欲,这回真是闯了大祸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四周除了寒风的声音外。这几百个战士果然无一声咳嗽,死一般的清静,江天烨的声音,听在乔思婉耳里,却已好像雷鸣。

    乔思婉握紧了拳头。道:“世子想如何样?”

    江天烨叹了口气,道:“猜不出的。你们始终猜不出的。”这消沉而淡漠的语声中,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

    乔思婉盯着他的眼睛。从前她听说过江迟凶横无情的传言。但在她看来,传言只是传言,现在她却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因为现在她只以为那双感人的眼睛竟全不像是人类的眼睛,没有一丝正常人应有的情绪。

    的确像是毒蛇、野兽与妖魔的同化。

    江迟笑道:“我一贯稀饭伶俐人,你很好。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件出乎意料以外的事。”

    乔思婉冷冷道:“多辞世子奖赏。”

    江天烨冷冷道:“只惋惜你做出的事却都是傻事。”

    乔思婉挑眉望向他,半点也没有惊慌的神采。乃至连心中涌现出的厌恶也都潜藏的很好,江天烨扬声道:“任何要和我作对的人,不是疯子。便是痴人。因为我很讨厌自作伶俐的人!”

    江迟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乔思婉,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看着一个女人,不。她还不算是个女人呢,是个少女。

    乔思婉的脸上却全无惧色,目中也全无惊怖。有的只是冷嘲与刚强。

    她高声道:“世子既然讨厌伶俐人,便请对着我来。饶过舍弟!乔思婉感恩不尽!”

    江迟纵声大笑道:“真了不得,你为了你弟弟竟真的能不顾生死。反面小孩,你倒是个美满的人。”

    乔思远攥紧了双拳。嘴唇都咬出了血丝。他这时候才清楚。自己为姐姐招惹了一个如何的大困扰。这个江天烨。明白是个疯子!果然不顾厉害关系,独断专行要杀了自己!他不能自已高声喊道:“江天烨,你有本领杀了我,放过我姐姐!”

    江天烨道:“晚了,是她自己送上门的。,杀人也是种游戏,我如果是如此杀了你们。莫非便变得无趣之极。”

    乔思婉倏地一笑。道:“你认真的杀了我们,你必然会忏悔的。”

    江天烨道:“惋惜我从不忏悔。”

    乔思婉哄笑了一声,关于正常人可以讲事理。可以说厉害,这个泰王世子明白是个疯子。他完全不顾什么凶暴关系。连朝廷命官的儿子都照杀不误。乃至连他父王的大业都不在乎!她没有什么再说的了!祖母偏私,侯府分崩离析。京都遥不可能及。半点也期望不上。现在只能拖延时光。但愿陶姑姑能清楚自己所说那些话的好处!

    江天烨悠悠道:“我想了想。其实乔小姐你说的也没错。在这种日子杀人的确不美。可如果这么放了你们。我夜晚会痛苦的睡不着。”

    你睡得着或是睡不着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乔思婉第一次以为跟疯子对话是如此困难:“世子有什么前提?”

    “我给你们一个时候,你尽可以在这个围场里随处跑。一个时候后。我会带着人马去追你们,如果是被我捉到,天然是乱箭射死,到时候我便说是你们误闯了猎场。射死也与人无尤。”

    “世子在与我们开玩笑?你带着上百人马,我们不过两人。除非定下时限。否则世子或是在此杀了我们比较快!”乔思婉冷静地望向对方。

    江天烨也看着她。目光中带了实足的乐趣。道:“便以一炷香时光为限,在一炷香的时光内,我找不到你,便放了你,决不食言,如何?”

    乔思婉沉声道:“但愿世子取信。”

    何周却很发急。这丫环知不晓得天高地厚。世子带来的秦王府的醒目强将。个个以一敌百。这猎场再大。这么多人马一柱香的时光也能翻出底朝天来了。更何况两个大活人如何埋没!这位乔小姐莫非脑壳坏了。

    乔思婉何尝不晓得这一点。她的目的是拖延时光而已!如果不应允,这个世子便地变脸杀人。只怕自己姐弟难逃一死!跟如此凶横成性的人是没有半点事理可讲的!

    “乔小姐。开始吧。”何周高声道。

    乔思远拉着乔思婉,冒死地跑进了村林里。

    方才江天烨的视野里消失,乔思婉便高声道:“好了,没有跑了!”

    乔思远吓了一跳。失声道:“姐姐,我们惟有一个时候呀!如果一个时候后他们开始追击如何办?我们是跑得越远越好!”

    乔思婉沉声道:“我和你膂力不济。跑得越快。膂力越是难支。如果是快跑。无论如何也跑不远的。说未必立马便要倒下。那反而中了对方的战略。

    乔思远几乎要急红了眼睛,深深痛恨自己不该一时鲁莽跑进这里来冲撞了泰王世子,他不能自已地道:“姐姐,都是我的错。”姐姐崇高慎重,她只是深闺中的女人。果然被自己带累的要与奏王世子对立,更被逼的随处奔逃,完全不该是如此的!

    乔思婉看了他一眼。道:“傻孩子,事到现在自责有何用,好生行使。一个时候也不算短。”

    乔思远道:“那麽。现在我们如何办?”

    便在这时候。乔思婉听到乔思远肚子里咕嘟一声响。未免含笑道:“现在没有吃的,你只能忍耐,我们可以去探求水源,多喝一点水,饥饿也比较容易忍耐了。”

    乔思远受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时候另有闲工夫去找水吗?只是他早已习惯了遵守乔思婉的决定,当下点点头表示和议。

    江天烨手里端着精美的羽觞。正在入迷。

    一个战士快步奔来,跪倒道:“启禀世子。属下已发现他们了。”

    何周一愣,望向江天烨,对方却暴露一个残酷的笑容。道:“我可历来没说不派人监督他们。”

    何周此时不晓得该说什么了,人家一个娇弱的高门千金,被自门第子逼得疲于奔命。传出去认真是天下奇闻,哪儿有这些事理啊!便在这时,战士道:“属下遵循世子的交托。早已匿伏好了。瞧见他们时。他们好似已经走了很远,但却好似还似精力丰满。一点也瞧不出什么不同。”

    江迟道:“他们莫非没有惊慌奔跑?”

    战士愣了一下道:“没有。倒是逐步走的,像是游山玩水一样。一点也不发急。”

    江天烨满脸不高兴。何周叹道:“想不到这位乔小姐女流之辈果然另有这等见识,以他们此时的膂力,如果是尽力狂奔,只怕用不着一个时候。便要倒下去了。”

    江天烨淡淡道:“你好似很浏览她?”

    何周骇白了脸。垂首道:“属下不敢。她便算厉害,又怎能比得上世子锦囊妙计。”

    江迟沉默半晌,道:“现在她去了哪里?”他的话里,早已将乔思远忘得一尘不染。唯一看得见乔思婉。

    战士想了想,道“像是要去找水喝。”

    江天烨脸上暴露一丝含笑道:“那便替我送她一份大礼。”

    战士低下头去。何周在内心叹了一口气,世子伶俐尽头,通常里该当不会如此尴尬一个小丫环,只是今日却差别,正逢明郡王领兵出征。世子也心情不太好。唉。也怪这位乔家的大少爷。着实是太倒霎了。

    那边。乔思远担忧肠问:“姐姐。万一他们便守在水边高等着成竹于胸呢?”

    乔思婉笑了。脸上很偏僻,眼珠闪闪感人。道:“他真相奏王世子。总不会在众人眼前出尔反尔。暗中派人盯着倒是有的。何况他正要借此显示他的手段,要叫我败得心服。服。”

    溪水旁静悄悄的的。溪水缓缓流淌着。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果然没有半点的异状。乔思远高兴极了,扑倒在地捧起溪水便要喝。

    突然溪水上游有人咯咯笑道:“快点快点,世子等着我们呢!”

    只见远处有几个年轻美貌的婢女。正拿着竹鞭子驱逐一群动物。猪、马、牛、羊三五成群地跑过来,在溪边饮水撒尿。

    乔思弘远怒地跳了起来。手里棒着的水洒了一身。痛骂道:“你们在干什么!这水是人要喝的!你们太过分了!”

    此中一个圆脸的婢女哈哈笑起来,道:“我门第子交托,乔小姐如果要喝水,便请喝这些牲口的尿水好啦!”

    乔思远恨得磨牙。跳脚道:“这么个大男子。陵暴我们一个弱女人一个小孩子。太不要脸了!”

    奏王世子不仅伶俐。还很恶毒,如此的主意都想得出来。乔思婉摇摇头,只是关于她来说。这种凌辱又算得上什么。他们必然不晓得,当那些恶毒的言辞、无数的扫把砖块打在自己身上,当极冷的江水淹没头顶。当一腔痴情被寝陋真相泯没的那一刻。什么样的羞耻关于她而言都是小儿科。乔思婉轻轻伏下身子,动作文雅地棒起一掬溪水,喝了下去。并且还喝了许多。

    全部丫鬈都看的呆住了。此中领头那一个骇然道:“你。你敢喝这种水。这水里有尿你知不晓得?”

    乔思婉微微一笑。道:“这溪水连续通往山下的湖水,如果说是尿水。你门第子爷也天天喝。”

    “你——你敢如此凌辱我们世子爷!”

    “没什么不敢的。请回去报告你们世子。他的这份大恩,乔思婉没齿难忘!未来必将厚报!”乔思婉脸上笑的温柔甜美。神态郑重。那几个小婢女面面相觑了一阵子,拎起裙角疾速地跑了。连竹鞭子都丢在了地上。

    这种羞耻,换了世上任何一个闺阁女人。只怕都会立马拿绳子吊死自己。便使不以尴尬堪。也绝对不会真的去喝!这世上果然有乔思婉如此的高门千金。这是她们无论如何也设想不到的!

    “姐姐。你如何可以。”

    乔思婉看着她们一败涂地的背影。暴露一丝哄笑。转身对着木呆呆的乔思远道:“思远。狠时能狠,忍时能忍。这种人才是真正厉害的脚色,姐姐一贯护着你爱着你。不让你受一点委屈。现在你却也该晓得,这世上不是全部人都会捧着你的!你不是想要立功立业吗,这点委屈都忍耐不了,以后便再也不要跟我提这四个字!”

    乔思了望着自己的姐姐。像是第一次明白了她,沉默一会儿后像是突然发了狠。蹲下了身子冒死喝水,连续喝到肚子兴起来为止。才抹了一把嘴巴,抬起脸道。郑重道:“姐,我毫不会让你扫兴的!”

    乔思婉点点头,内心却不以为有半分悲痛。反而填塞了气力,江天烨算

    得了什么。一条疯狗。逐步等着瞧吧!

    听了丫环们的回禀,何周着实吓了一跳。嗫嚅道:“天下间如何有这些女人?”

    江天烨叹道:“乔思婉可以名动京都。果然不是寻常女流之辈!何周。

    如果是换了你,能做到吗?”

    何周面红耳赤地摇摇头。道:“不能。属下情愿渴死。”

    江迟哈哈大笑道:“如果换了我在那环境之下。也会喝的。”奏王世子着实是个可贵的美男子,尤其是现在他脸上暴露笑容。更是神采飞腾,说到这里,他神态突然一肃。似是沉默出了神。

    全部人都不敢再说话了,卖力监督的战士很快过来说:“世子。他们喝完水,又继续往前走了。”

    何周皱眉道:“时光已过去三分之一。他们居然还不发急逃命?”这位乔大小姐。年龄不大,却领有常人难及的勇气与气力,现在她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

    正在这时候。领头的战士又接到信鸽。走过来的时候却面如死灰,吞吐其辞不敢说话。江天烨皱眉问:“究竟如何了?”

    “世子。他们不见了!”

    什么?江天烨一跃而起,盛怒道:“你们那麽多人如何看着的!一个个都是瞽者吗?”

    “属下有罪!”。是因为那小姐突然高声哄笑世子您是无信之辈。说不追击居然还派人匿伏。她还哄笑暗卫都是无能之辈,连两个消弱的人都不安心便是口属下。一时愤怒。想一个时候后也定能追上他们,便私行撤了大无数盯梢。只留下一人远远看着。后和。再找人便不见了。”

    那战士面色苍白,连连磕头,纸条上写着人是捏造不见的,这如何大约,

    全部人都垂下头去。再也不敢看泰王世子一眼。

    “拖下去!”江天烨哄笑道。迅速有人将那战士拖了下去。他又道:“好。很好!她便使躲到地下去。我也要将她挖出来。她如果能活到翌日。我便跟她姓!来人!”

    何周看着江天烨在一会儿之间,已经将五百人的战士队分红十队,分作十路拨查。围猎场中每分每寸的地皮,都绝无漏掉之处。

    “世子,要不要留下一些人在这里!”何周不安心便是道。

    江天烨冷脸道:“没有。你们全都去找。哪怕将这里翻个天来。也要把乔思婉找出来,谁能找到赏金千两。找不到人头落地!”

    何周心上一抖,晓得这个世子爷很是阴毒辣辣的。赶紧垂头回声,疾速策马拜别。随行的丫鬈也都跟着拜别。恐怕世子的雷霆盛怒涉及到自己。一炷香时光过去。两柱香时光过去。距离商定的时光已经由了很久。没有任何信息传回归,找不到人。始终找不到那两个人!江天烨越想超出失劲。却以为脑海之中有什么环节之处漏掉了。他边想。边信马随意地走。突然以为一阵心慌气短,被迫走到通常里歇脚的宫殿才停下。

    这一座宫殿的面积比寻常的宫殿都小。只在狩猎的时候稍事歇息。正殿惟有三间房子。建筑陈设也是很的容易。他刚走进去。便听见一阵笑声。想到这里只留下了两名侍卫把守,顿时皱起了眉头。

    此中一个侍卫笑道:“世子真是可贵,果然派姑娘你过来扫除房子。”

    只听到另一个温柔的声音笑道:“是呀。世子说狩猎太累了。让奴仆过来先计划好一切呢!提及下世子箭术真是厉害,今日收成颇丰呢”;

    这声音。这声音明白是该死的。乔思婉!这如何大约。里头大量人马在猖獗的拨索,她却躲在这里?如何大约!

    “姑娘你这么漂亮。过去如何历来没见过你呀!”

    “奴仆进王府不久。或是第一次跟着世子爷来狩猎。两位不曾见过,两位跟着世子爷多久了呀?”那声音和善,温柔。从容不迫,却听得江天烨一股无边的肝火涌上来。

    “唉。这可有心思了,我也是看姑娘你年龄小不懂事才跟你说的,别看世子斯文雅文。秀里清秀的。他个厉害的人物,你要离他远一点才是,

    “真的吗?奴仆瞧着世子很和善呢!”

    另一个侍卫叹道:“姑娘你年龄轻轻的如何会看人,世子杀人那才叫不眨眼呢!”

    少女咯咯笑道:“好可骇呀。两位老大尽是恫吓奴仆!”

    听到这阵清晰的笑声,江天烨再也忍耐不了。迅速奔入内殿。高声道:“你果然躲在这里”,

    两个侍卫一下子都惊呆了。不晓得世子爷如何会突然冲进入。江迟不想再瞥见这两个蠢货。高声呵斥道:“滚出去!”

    两人新鲜地对视了一眼,再不敢担搁,跌跌爬爬地出去了。

    乔思婉含笑着望向江天烨。灿如果向阳的笑容让对方以为无比醒目,她却笑得越发光耀:“世子,你来晚了,现在。时光早已过去了。”

    江迟定定地看着她。乔思婉笑道:“世子再看。我的脸上也开不出一朵花来。”

    江天烨终于忍不住。痛心疾首道:“你们如何跑出来的?”

    乔思婉拍了拍手掌,乔思远从反面窗户翻了进入,脸上暴露调皮的笑容,道:“世子想晓得。我便大发慈善报告你。姐姐激走了你的人。然后带着我一起跳进小溪。”

    江迟忍不住道:“好好的路不走。为什么要在水里跑。”

    乔思婉笑笑,问:“世子既然出来狩猎,想必带有猎犬吧?”

    人走过的地方。都未免留下气息。这气息人虽闻不到。却难逃过久经记,练的狼狗鼻子。唯有在水中行走,能力逃过猎犬的追踪。人一入水,纵有气息。也被水流冲走了。

    江天烨道“认真什么事都被你想到了。”

    乔思婉谦虚道:“哪里,还要多亏世子送来了代步的对象,免于我们姐弟徒步辛苦,哦。对了,你家的侍卫也很懂礼。竟还帮我烤干了裙摆。”幸亏她穿戴朴素,还特意摘下了那颗红宝石领扣,否则真的难以骗过他人。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4_14988/76223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