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科幻小说 > 农家嫡女套路深 > 35、厚颜无耻
    乔可咬咬牙。道:“祖母,那帕子。“。那帕子。“

    虞美娘大声道:“帕子一定是丢过的。是不是可儿?”乔可一听,立马点头,连声道:“是的。是丢过的!”

    乔思婉脸上露出笑容,道:“这便对了,一定是帕子被别人捡去了,只是可儿在何处丢了帕子。又是怎么捡回来的呢?”

    乔可一愣。嘴唇寒战着不敢说话。这帕子明白是自己送出去的。难不可能要说是苏玉楼送回来的吗?不能,全部不能让人晓得这帕子是苏玉楼送回来的,乃至不能让人晓得是银杏给自己递了帕子,叫她来一问,她定然会说出是苏玉楼命人将帕子送来给。到时候真是坐实了罪名。吃不了兜着走!她狠狠心。道:“如…是在花圃里丢了呢…后来,后来我自己察觉了去探求。在花圃里找到了。因为心急着回来。我直接拿了帕子便走,也没察觉被人动了行动啊!“

    “你这意图是说。别人捡了你的帕子。存心动了行动。再放回原位等你去捡回来?你当别人都跟你一般是蠢货!”乔厉气得不可能。恶狠狠骂道。

    乔思婉叹了口气,道:“爹爹没有生气。今日府里面人多,也可以真是谁开玩笑闹着玩呢?”

    “谁没事开这种玩笑?倒不如说是她跟苏玉楼秘密交易。不知廉耻,”乔厉怒声道。

    李氏哄笑一声。道:“婉儿,你也太善良了些。怎么这种话都信赖?今日在场的来宾虽说多,可谁都与她无冤无仇。哪一个会事出有因谗谄她?便算是谗谄。难不可能还真的将帕子弄成那样来诬害她?她便是瞽者吗,不晓得翻开帕子周密看一看便收起来?”

    不要说他们,便连虞美娘都觉得这谎言太卑劣。不由得一哥恨铁不可能钢的模样。狠狠瞪着乔可。乔可缩了缩脖子,一把扑倒在虞美娘跟前:“娘,你救救我,我真是甚么都不晓得!”

    乔厉恨声道:“听听,你还不晓得反省!凡事反躬当内省。你却齐心一意说别人害你,我倒不晓得。你一个深闺里面的千金小姐,谁没事会来害你?他怎么不去害你姐姐?保不齐你比她优秀。还招人嫉妒些吗?你是我的女儿。我一贯护着你疼着你。跟平凡那些小姐比起来,你的日子不晓得多好于!人说闺中女人要广读圣贤书万卷。能力做到知书达理通达世情。我不求你像你姐姐一般聪明有礼,你老老实其实房子里呆着便行了,你连这个都做不到!才多大点年纪。先是张订婚。后是苏玉楼,难不可能是个男子你都爱,还要脸不要?”

    这话说的最紧张,险些是戳着脊梁骨在骂人,乔可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鼻涕眼泪全抹在虞美娘的裙摆上。虞美娘看着心疼的像是刀害一般,不得已颤声道:“老爷。可儿真是无辜的。也苏玉楼看中了可儿。想要攀附上老爷,借机合计她呢?”事到现在,她已经顾不得对付乔思婉,保下乔可才是很重要的,

    “人家谗谄她?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那苏玉楼好歹出身繁华之家,甚么样的女人人儿没见过,她才多大。又有几分姿色。人家看得上她吗?你以为你家女儿是天仙?哼!”乔厉哄笑。

    “爹爹。”乔思婉柔声劝说,“没有说的如此紧张。可儿生动可爱,的确招人稀饭。只是我看着苏少爷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他一个少年。身边又没有随身佩戴婢女。怎么会打那麽精致的同心结,说禁止是一场误解呢——乔厉看着懂事善良的大女儿,内心愈加厌恶乔可。冷着脸不说话。内心却突然闪电般晃过一个动机,婉儿说得对,苏玉楼年少俊秀、心机深沉,苏家利欲熏心、经营不小,想要攀附上高门权贵也不难,怎么会一晤面便出手合计乔可如此的小女孩,看中婉儿倒是有可能!再说苏玉楼这么一个少年郎,今日也没带婢女来。怎么可能想到打同心结!如此看来。极有可能不是甚么私相投受。而是乔可一厢甘心,偷了人家的诗文。还暗暗打成同心结的模样。那便愈加不知廉耻了!有辱门风,

    乔厉盯着乔可,越看越恨不得一脚踹死她。眼神可骇到了顶点。乔可吓得浑身股栗。一个劲儿往虞美娘背后躲,

    虞美娘从未见过乔厉一副要杀人的神态。心中也起了一丝惊怖。见环境不对立马大声道:“老爷,花圃里来往还去那麽多人。谁能包管这帕子是清洁的,可儿一定是受人诬害,便算不是。也有大概其别人家的小姐存心拿了她的帕子去裹心上人的诗文。又太过惊悸怕被人察觉才丢在花圃里啊,”

    听听,虞美娘开始慌不择言了。乔思婉哄笑,脸上却是一副惊奇的模样:“今日花圃里都是各家的少爷,小姐们都在凉亭里,谁也没敢凑近那边李氏喝了一杯茶,冷冷道:“旁人都不敢去,便她敢去!明晓得花圃里有那麽多年轻男子。居然还敢去。究竟打得甚么主张?!怪不得。我们这么多人在园子里看戏。好好的。她却闹着要去玩。是打的这种主张,

    乔可有苦说不出。去花圃便是虞美娘为了给乔思婉和苏玉楼生产晤面的机会。谁知现在却成了痛处!她闹着去花圃已经不对。又说在花圃里丢了帕子。任何人听了都会以为是存心的!

    乔思婉不等虞美娘反应过来。先叹息了一声道:“爹爹。其时那麽多人在场。如果是让别人晓得这是苏少爷的字迹。mm平生可便毁了!只是一张诗文还好,大不了说mm敬慕苏少爷的才学才私藏了。了不得也便是名声受点妨碍,但偏巧是帕子包着诗文。还是同心结的神志,朋友们都瞧见了。便使嘴上不说”s里也会有疑心的,万一造成口实,mm芳名扫地不说,还要带累爹爹你落个教女不严的罪名。好在祖母贤明,将诗文先藏了,旁人多半会以为是mm无聊时作诗取乐毗”

    “婉儿。你便没有为她掩盖了。你以为今日在场的夫人都是傻子吗?我怎么说他们便怎么信赖?我报告你,这些一个个都是人精。嘴上不说。内心清楚着呢!这一回的寿宴简直是丢尽了脸面。还带累了你们姐弟。将来也要被人家说有这么一个不要脸的mm!”李氏叹息着。将茶杯重重磕在炕桌上。

    “祖母说的何处话,都是自家姐妹。难不可能我还担忧mm带累我吗?便使真是如此,可儿也始终是我的mm。我要护着她了。”乔思婉含笑着说,实足姐妹情深的神志。虞美娘恨的酸心疾首。偏巧不能讲话辩驳。

    虞美娘部下狠狠掐了一把乔可。乔可一个激灵。顿时反应过来道:“爹爹,小姐是没有胆子凑近花圃,婢女们有啊!是秋月!一定是秋月做的!除了她没有人能贴身凑近我身边,帕子肯定便是她偷走的!先是假借我的名义骗来的苏少爷的诗文。生怕被我察觉又暗暗将帕子还了回来,却同化了不清洁的东西!我甚么都不晓得啊,爹爹。你信赖我!”

    乔思婉冷冷看着这一出闹剧。要说厚颜无耻。这对母女认第二。无人再敢认第一,先是说丢失了帕子。再说苏玉楼敬慕乔可送来了诗文。乔厉都不信赖。她们便说成是其他小姐丢下的,这还不可能。干脆委屈在无辜的丫环身上!只是她们这个段子编的可不怎么样。祖母李氏最醒目,这种漏洞百出的借。谁会认真!

    虞美娘像是突然找到了走漏。怒声对已经目瞪。呆的乔可的贴身丫环秋月呵斥道:“轻举妄动的贱一人,你今日趁着机会到花圃去勾引苏少爷在前。捡了小姐的帕子。偷来苏少爷的诗文,果然还打成同心结,做成陷阱谗谄二小姐!你老老实实叮咛,我还会饶你个全尸!”

    丫环秋月一听惊呆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她万万想不到。出了事儿二小姐果然全部栽赃在自己身上。其时亲眼瞥见二小姐送出帕子给苏玉楼,现在却造成了是自己偷走了帕子!老天。她一个丫鬈怎么敢做出这种事。吓得连续叩首道:“奴婢毫不敢,不敢啊!求老太太、老爷夫人明鉴!

    乔思婉回到李氏背后。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态。

    李氏的表情很不好看,在她眼中现在这全部已经成了闹剧,虞美娘却犹自不知。呵斥道:“小贱一人,你还贪图椎的干清洁净。二小姐多大点的女士,怎么会将帕子送给男子?倒是你,惟有你能近身词候,偷了她的帕子是再容易。难道你以为存心将这全部诬害在二小姐身上,你便可以随着陪嫁进苏府吗?”

    满房子的丫环妈妈们都满目同情之色。她们看着虞美娘母女将所有罪恶怪在秋月一个微贱的丫环身上,而秋月浑身股栗、牙齿颤抖。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虞美娘通常里慈祥大方。一派主母气宇。二小姐对秋月不说最好。却也是很信任侍重。但到了关节时候,这对母女却将一个不幸的丫环推出来作了替罪羊!这是何等可骇的主子!

    乔思婉静静看着。将房子里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收进了眼里。最后她的眼光落在疾言正色的虞美娘身上,微微哄笑,生怕涵滔连续的虞美娘还不晓得,不知不觉之中,她已经失尽民气了吧!一个随时随地可以弃卒保车的夫人,一个出了事儿自己疲乏负担便全部赖在下人头上的主子。谁还会全心全意赤胆忠心为她们卖命?好笑之至!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4_14988/7230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