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科幻小说 > 农家嫡女套路深 > 14、冒犯
    待看到乔思婉的,却是反复盯着她看了半天,最终道:“你是极贵之命,贫尼不敢算也。”

    李氏和乔厉对砍一眼,觉得最奇怪,他们的命都能看得,为身子么乔奶奶的却看不得了呢?惠安师太却不肯回答,只笑笑不说话了。乔思婉并不在意命数,反而一脸安静地向惠安师太一笑,道:“师太,我娘生了病,不知是否可请您也为她批一批命,看真相身子么在作怪?”惠安师太点点头,道:“可以。”

    乔厉一听,立马将临时的生辰八字写了下来尊重地递过来,说:“我夫人已经怀孕月余,从昨日开始她却突然说浑身剧痛难以忍受,想请师太看一看是何原因。”

    惠安师太低下头看了看虞美娘的生辰八字,点点头,又问:“不知夫人神吗时候怀胎?”

    乔厉面色有些为难,李氏冷冷看了他一眼,他立马笑着回道了行房怀胎的日子。

    惠安师太垂头掐指一算,临时面色凝重,皱眉问:“果然如此?”

    乔厉点头道:“是的。”

    惠安师太突然长叹一声,一声不响地站起来便要向外走。李氏惊恐。忙去拦了:“师太怎么了?是不是我们何处冒犯了?”

    惠安师太摇摇头,道:“有些话其实说不得,恕贫尼打搅了。”说完便要告辞,李氏内心更疑惑,忙一把将人拦住,恳切地哀求道:“师太是不是有话要说,请一定要如实报告我们!”

    乔思婉微含笑着,道:“惠安师太,您适才说过,路便是有缘,我家祖母是真心敬服您,您何须话说一半,这让她以后该如何放心?您慈善为怀,有身子么话便请说吧。”

    乔厉也一脸奇怪,连忙赶上去诚恳道:“师太,请直言相告。”

    惠安师太皱了皱眉头,半响默然不语,正视叹息一声:“既然如此,贫尼便有话直言了,贵府夫人腹中此子,携阴月阴日阴时阴风而来,乃是天煞孤星的命格,恰是所谓孤鸾寡宿星,进角为孤,退角为寡。檀越,这是大大的不好啊!”

    “天煞孤星?”这是身子么意图?李氏顿时表情大变,一把拉住惠安师太的袖子道,“师太啊,您一定要说清楚!”

    惠安师太叹了口气道:“贫尼看贵贵寓方笼罩一层黑气,心中便有了疑惑,特意进入为各位批了批命格,察觉贵府众人都无一般,可偏巧等侍郎大人说夫人的怀胎之日,又结合夫人身子察觉的一般和贫尼先前看到的那层黑气才敢确认,贵府夫人腹中所怀的孩子乃是天煞孤星命格,这宗命格主刑克,现在夫人浑身剧痛便是临时受不了此子的煞气所致,而这仅仅是开始,天煞孤心星是克父克母克兄弟克姐妹克媳妇后代,真恰是刑克亲友,六亲无缘,更是婚配难便,落寞平生。唉,只怕老太婆和是狼大人的寿数也会因为此子而断绝,檀越平生吃斋念佛,怎么会遭逢如此厄运啊!”

    李氏一听,表情变得苍白,遐想到乔思远所说饿幻想,不由得大为骇然,乔厉说要给孩子起名为乔浩,虞书又云洪水浩浩,那洪水岂不便是乔浩的化身?洪水冲垮了衡宇,压死了自己,岂不便是这孩子克死亲人的先兆?这恰是老天在对自己示警啊!天啊,幸亏自己还想虞美娘虽说不讨喜,可这孩子真相乔厉的骨血,本另有三分高兴,谁知这竟是个煞星!

    乔厉一听,立马踏前一步,脸上露出孔殷的神采:“师太此言可认真?”

    惠安师太把脸一沉,道:“贫尼只是路过此处,与你家素无往来,又怎会换乱语!话已经说了,信与不信都在檀越!”

    乔可听得云里雾里,表情煞白,怎么回事,娘抱病是为了做出来谗谄乔思婉的手法,怎么在这惠安师太的嘴巴里竟造成是弟弟克出来的了?这和娘的初志简直是各走各路!李氏和乔厉对视一眼,心中都信了八成,惠安师太与乔家素无往来,的确没有诈骗需要,那这个孩子。竟真的是克亲之命么?

    “师太不要生气,爹爹也是发急,适才听得师太点拨,只觉得娘所怀的这个弟弟会克死嫡亲,不知可有化解之法?”乔思婉满脸担忧地问。

    惠安师太叹了口气,道:“女檀越,非是贫尼漠不关心,古语有云,天煞孤星不可能挡,孤克六亲死爹娘,天乙朱紫不补救,修身积德是良方,还是请给位今后多做善事、多加把稳吧。”

    李氏一听急了,死死死拉住惠安师太袖子不放,道:“师太,如果是这孩子现在没了呢!”乔可顿时大惊失色,道:“祖母,这怎么可以?”

    “便是啊,完全不是来日的小少爷天煞孤星,而是——”马道姑还要说话,乔思婉目中寒光微微闪灼,微微一笑道:“仙姑,你伤的这么重,该当好好疗养,再加上今日家中有事,其实晦气便欢迎,另日婉儿肯定携重礼上门道歉!”

    马道姑晓得惠安师太今日一来,自己这场戏算是白唱了,只放置虞美娘一分钱也不会拿出来,惠安师太与威望有天差地别,如果是一味与她唱对台戏,传出去所哟人都会以为自己是沽名钓誉之辈,以后生意可便难做了。正在进退维亟之际,一听会有重礼道歉,顿时连鼻子被咬伤的仇都忘了,赔笑道:“是,惠安师太说的是,我道行太浅,竟误解大小姐身上的贵气看成煞气,如此说来煞气势必在夫人肚子里才是——”恶狠狠地说。

    “你再颠三倒四我便立马割了你的舌头!”乔可一跺脚。

    “啪”地一声,乔厉狠狠地甩了乔可一巴掌,乔可震悚地捂着脸,不清楚爹爹为身子么突然着手,乔厉冷冷道:“住口!不许对来宾无礼!还烦懑滚出去!”

    乔思婉眼神淡漠,口中却吃惊道:“爹爹,mm年纪小不懂事,您万万别生气!”

    乔可恶恨地瞪了乔思婉一眼,却后者脸皮不敢走,如果她走了,老太太对峙要想办法打掉娘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哪?那他们现在唯一的期望!娘盼了这么多年,以为有了笔墨便可以遵照翻身,怎么会造成现在如此?

    马道姑见状讪讪地行了礼,随着婢女出去了。

    李氏并不懵懂,话一出口便后悔了,真的不要这孩子办法多得是,何需要问人家惠安师太,如果是不把稳将事儿传出去,岂不是丢尽了乔家颜面,当下老脸有些红,乔思婉适可而止地过阿里搀扶她道:“祖母,您别心急,有身子么事慢慢说,师太也不是外人,自然会体恤的。”

    此言一出,李氏赶快点头,道:“是的,师太,求您万万给想个办法!”

    惠安师太道:“事到现在,也只能尽人事定命,从今日起,必需请老太婆逐日诵经百遍为乔家祈福,孩子生下来以后尽快送去寺庙吧,为他寻个道法高的先生,让他今后落发为僧,临时不带累家人,而是为自己蕴蓄堆积福报,以此求个来生。”

    “不可能!”乔可险些跳起来,这个弟弟是他们和乔思婉斗争的最大筹码,怎么可以以出身便送到寺庙去!她再也顾不得许多,冲上去死死抓住乔厉的手臂,孔殷地爹爹,娘肚子里的弟弟是你的亲生骨血啊,你怎么可以信赖这个老尼姑的颠三倒四呢!”

    “孽畜!还不跪下!”李氏内心其实是恼怒到了顶点,这个临时,费尽心机来害长孙,仙子阿还不断念,居然还要生个天煞孤星,成心要断乔家的命脉!生下的女儿现在也不识相,居然敢在这寿安堂大吵大闹,真是不知所谓!

    乔厉一见母亲恼怒之极,用力将乔可甩开,乔可没有预防,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瞪着冷血的祖母和亲爹,气得簌簌股栗。

    乔思婉在一旁瞥见乔可不顾气象地哭天抹泪,心中哄笑,在祖母内心。媳妇不算身子么,孙女也不算身子么,儿子和孙子才是命脉,特别是乔厉,那她下半辈子的依靠,怎么可能让人容易克了去!

    李氏想也不想便答应道:“幸亏师太今日提点,要是您不来,我们懵懂无知接纳了如此孽胎,将来我儿被克,我们家的命脉岂不是便此断绝了!师太安心便是,我们一定依你所言去做!便日还会为庵中菩萨重塑金身,以求消灾免难,平生平安!”

    惠安师太点点头,含笑道:“我佛慈善,定会福佑檀越子孙延绵,福报绵长。”

    李氏念声佛号:“希望如此,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惠安师太走的时候,李氏亲身将她送出门外,乔思婉更是一步步搀扶着她,将她送上车。惠安师太含笑着双手合十,道:“没有远送,檀越请停步。”

    “师太慢走。”乔奶奶面上带着浅淡的笑容,秀美的眉目舒展,色泽耀目,令人险些不敢直视。惠安师太又周密瞧了瞧她,才含笑着上车离开了。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4_14988/69891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