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科幻小说 > 农家嫡女套路深 > 5、众望所归
    就连乔宝珠跟她姐妹关系倒像颠倒过来。

    摸摸脸颊,乔思婉后悔没随身带着江迟送的那瓶用剩的药。

    她怎样倒是无所谓,就是担心小包子。

    随着夜晚到来,屋里越来越暗,乔思婉翻找了下,连蜡烛都没找到,更不可能有人送饭。

    把腰带勒紧几分,继续坐着发呆。

    呜呜呜,大腿管家肯定不会过来,他费尽办法潜入乔家当管家,怎么可能做会让乔厉起疑的事儿,看来自己只能饿着了。

    也不知道要被关多久。

    等到天色完全暗下来,乔思婉饿的难受干脆躺在地上睡觉,只要睡着就不饿了。

    深夜,万籁俱寂,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轻微的响动,一下子就醒了。

    乔思婉没有立刻坐起来,眼前漆黑什么都看不出,没多久,又有摩擦声。

    有人在撬门!

    她连忙就地一滚,本来想滚到桌子底下去,没把握好位置,头却撞到桌角发出嘭的一声,同时祠堂的门也开了。

    “大侠饶命!我只是个在祠堂受罚的小人物,乔家除了大小姐和二少爷没一个好东西,不管你是要偷东西还是别的什么,我保证就当没看见、也不会告诉别人。大侠饶命啊!”

    乔思婉压低声音还捂着撞的生疼的脑袋,跪在地上,特别像拼命磕头请求饶命的路人甲。

    难看就难看、怂就怂,只要别真的被咔嚓成了路人甲就好。

    本就两顿饭没吃,她想稍微抬起点头来大侠走了没,却有些头晕眼花,身子往前扑,手忙脚乱就想抓住点什么东西。

    终于抓住块布料,乔思婉的身体继续往前倾,双手便抱住了那位大侠的腿。

    这个欢迎方式太热情,江迟下意识抬脚就要踹,这丫头差点把他的裤子拽下来!

    但白天那张肿胀的脸闪现在眼前,这一脚就没踹下去。

    “滚开!”他刻意压低声音说,“不想死就闭嘴!”

    “唔唔。”乔思婉赶紧站起来,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表示绝对不出声,站到旁边角落,免得碍着人家的事,心情不好改变主意怎么办。

    大侠穿着夜行衣、蒙着脸,看不出面目,但身材高大。

    刚刚乔思婉摸到人家小腿紧绷绷的,想来敢夜探太守府的肯定武功高强。

    “那什么,大侠啊,你在找什么,用不用我帮你?”

    “闭嘴!”

    好、好,乔思婉闭嘴,她只是好奇那便宜爹手上有什么东西,能引来高手。

    如果那本书是写完了的,不更是无往不利,哪里还要待在这里过这种委屈日子。

    蒙面人将供桌前后上下都找了一遍,看样子一无所获,太守府的下人忽然喊了起来。

    “有贼、抓贼啊!”

    零星的光亮在太守府中亮起,喧闹起来。

    “大侠,你……”被发现了。

    后面几个字没说完,乔思婉的胳膊便被抓住扯了过去,紧接着脖子一痛,失去知觉。

    等下人和乔厉赶来,只见祠堂大门敞开,乔思婉晕倒在地上,所谓的贼早就找不到了。

    太守府闹腾了一晚上,乔厉让人搜查了府内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贼,快天亮才安静下来。

    只有被打印的乔思婉反倒睡了个好觉,而且还不用再待在祠堂了。

    “姐,思远又、又害了姐姐,”乔思远愧疚极了,“以后,除了姐姐,思远谁的话也不听了。”

    泪珠子不停滚落。

    乔思婉脖子还有点疼,她倒是因祸得福。

    “姐姐没怪你,但你能不能把那天发生的事跟我说说,怎么到二娘的梧桐院去了?”

    整件事都透着蹊跷。

    乔思远虽然有点呆,心眼也不多,很多事情分辨不出来,但是害怕虞美娘和乔宝珠的。

    躲着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跑去那里玩。

    小包子努力回忆、组织语言,“是……有个不认识的丫环小姐姐,说二娘生的弟弟也是我弟弟,可好玩了,二娘不在,让我去找弟弟玩,还教我抱他,然后就出事了。”

    “我跟二娘说了,可我找不出那个丫环。我就是抱抱弟弟,没想摔他。”

    这分明是有人算计!

    可乔思婉想不出这是谁。

    虞美娘、乔宝珠?

    乔宝珠有点小聪明,但要找人麻烦就是干干脆脆的连理由都不需要,不会玩这种绕弯子的暗的。

    乔宝麟可是虞美娘的命,就指着这个儿子继承乔家财产,乔厉明显也很看重。

    如果乔思远真的没抱好摔着出了问题,风险太大,而且是真的生气着急,不像装的。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她跟小包子的脸都还肿着。

    得知昨天确实请大夫开了药,给他和自己都抹了药膏,等脸上好点再说。

    养伤的这几天乔思婉也没闲着。

    已故的母亲陈氏给她启过蒙,乔思婉又把希望寄托在乔思远身上也教他认了字。

    让人欣喜的是小包子看似痴傻,对文字、书本却有独特的爱好,大多数字都认识后,就爱抱着书琢磨。

    讲起上面的东西还头头是道、不像平时那样慢吞吞。

    只是绣活儿仅仅赚个辛苦钱罢了,书又贵,存很久才能买本旧的。

    “我说的都写完了吗?”

    乔思婉找到包药用的黄纸和黑炭条,用那个让小包子帮自己记录,写了一大篇。

    她虽然有记忆知道这里的字怎么写,但试了试太难看,还不如总在地上划拉着练的小孩。

    “完了,可是姐姐,这些有什么用啊,瓜子我吃过,五香瓜子又是什么?还有小麻花、饼干……都是什么啊?”

    当然是小零嘴和发财的东西!

    乔思婉折起来收好让他不许跟别人说一个字。

    “我肯定不说。”

    经过前面的事,乔思远再也不敢不听她的话、也不敢相信人。

    脑子里差不多把听别人的跟害姐姐划上等号。

    “大小姐,管家让你去领月钱!”院子里有人喊,没管屋里人有没有听见,喊完就走了。

    以前两姐弟的月钱都是被下人克扣后送来的,只剩下一两百文,换了江迟,还真是给他们带来好处。

    确确实实的金大腿啊!

    小包子非要跟着,两人脸上还没好全,但起码能见人了。

    等到了那里,领钱的下人已经不多了。

    “这是大小姐和二少爷的。”江迟递给她二两银子。

    原来有这么多!

    乔思婉道谢接过,手指头恰好触碰到江迟火热的掌心,连忙收回来。

    “江管家呢?我要找管家评理,这月钱分明算错了!”

    有人吵闹着冲冲撞撞往这边走,江迟见她楞在那里,拉了乔思婉一把。

    “江管家,我的月钱算错了!明明每个月应该是六百文,可怎么只发了四百五十文,这也差太多了吧!”

    那家丁记得脸红脖子粗,把钱往桌子上一扔,“你要是不给我算清楚了,我就找老爷去!”

    旁边有人附和,“对,虽然我们给府里干活,可家里也上有老下有小,都等着用钱呢,一文钱都不能少!”

    还有人说,“老管家就从来没算错过,是不是你放自己兜儿里了?年轻人就是不行,还不如让给别人干!”

    一时间,吵吵嚷嚷。

    乔思婉不相信江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她侧了侧身,往下人后面看,果然看到在不远处的屋檐下,站着个身穿下人服饰的中年男人。

    “喂!”

    她扯了扯江迟的衣服,示意往那边看,没记错的话,虞美娘本应该是另有管家人选,中途来了个江迟挤了那人的位子。

    江迟起初并没有明确的站在虞美娘那边,让虞美娘生厌,便处处找他麻烦。

    其中那个候补管家叫魏明光的账房先生出了不少力,应该就是他。

    那把美须配上文文静静的样子,眼角往上挑带着点邪气,心里却一肚子坏水,肯定是他!

    江迟把衣服从她手里抽出来,这丫头,怎么没一点女孩子样子,总是拉拉扯扯。

    乔思婉气急,这人,自己告诉他背后的小人,还嫌弃!

    她继续戳他胳膊,江迟其实已经看到那人,但乔厉两次警告,让他不想明面上再有什么事,便往旁边挪。

    “好啊,你叫什么名字,我再帮你核对核对。”

    “核对什么,你肯定算错了,快点把少的钱发给我,否则就去找老爷!”那个下人还挺厉害,半点不怕江迟。

    不过几句话就想吓住江迟,背后的人还是把他想的太弱。

    “你说错就错?那这管家干脆让给你当好了。”

    “我……我才不当,我不识字!要当也得是魏明光魏先生,他是府里算账算的最好的!”

    乔思婉收回手,好吧,还是BOSS厉害,几句话就诈了出来,用不着自己提醒了。

    “小人只会扒拉算盘做个账房罢了,哪有那么大本事,王二别说了。江管家刚来府上没多久,账目那么多可能还没看完,就算错了也不应该这么说话!”

    魏明光眼看那蠢货居然把自己招了出来,只能走过来,装作刚听到的样子。

    又对江迟说,“江管家别跟这些不识字的大老粗生气,他们脑子里也就自己那点钱,其实没多少坏心眼。”

    几句话,里外的好人全让他给占了。

    因为都是实心眼,所以说的话才格外质朴可信?

    所以他魏明光在下人心里更适合当管家是众望所归?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4_14988/6989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