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皇帝百里冼,年二十岁,脾性温和。

    先皇还在世时,是所有皇子当中,最不像先皇的皇子,因为他实在太过柔软,几乎没有人见过他发脾气,哪怕是有人在他面前冷嘲热讽,指桑骂槐,他都能一笑置之。

    对此,很多人都觉得他根本不适合当一个皇帝。

    “你也觉得他不适合当皇帝?”黎童偏头问道。

    崔晴晴已经不发抖了,斟酌了一下字词,才缓缓道:“我听父亲说,当皇帝,需得雷霆手段,果敢狠绝,无情无义,但皇上太柔和,即便朝中有人说了不中听的话,上了责难的折子,皇上也是温和应付。”

    黎童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没见过百里冼,还无从评价他到底适不适合,只是觉得,能坐上帝位的人,就算脾气再温和,也不会是只纸老虎。

    或许,只是表象而已呢?

    “我听说,有一回在太后的生辰宴上,有一名官员喝醉了酒闹事,说了些难听的话,皇上也没罚他,倒是太后做主罚了那官员半年俸禄。也是那次之后,朝中很多官员,都开始肆无忌惮地进言,不管好听的难听的,全都一封一封折子往上递。”

    黎童背靠椅子,手指轻轻点在小几子上,一下又一下,崔晴晴盯着看着,不知不觉,心跳的节奏似乎也跟着那指尖的频率重合在了一起。

    “这些年,青岐如何?”

    “无灾无难,边关平静,也算是百姓安居,民心稳定。”

    “那些个儒生呢?”

    崔晴晴歪了歪脑袋,思索道:“常有聚集,谈论国事者,大有人在。”

    黎童扭了扭脖子:“那有人因此被抓过吗?”

    “那倒没有。”

    黎童若有所思。

    “翊城之中,可有欺行霸市仗势欺人者?”

    “没听说,翊城好歹是一国之都,随便一句话下去就能得罪一个达官贵人,出个门都有可能碰见一个王爷,更何况还有巡城兵士,不要命了的才敢在翊城为非作歹。”崔晴晴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苍白的脸色渐趋红润,甚至还吃了好几块点心。

    黎童又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在崔晴晴这里直坐到吃晚饭的时候,才施施然站起,告辞走了。

    崔晴晴也是亲眼瞅着黎童出了自己的院子,才大舒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才颤颤悠悠地站起来。

    百里烨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彼时,黎童已经沐浴完毕,坐在廊下边赏月,边吃夜宵。

    “还不睡?”百里烨进屋去脱了外衫,然后又出来站在黎童身侧,见她正有一口没一口地嚼着面饼,摸了摸鼻子,也跟着坐了下来。

    “你先睡吧,我再吃会儿。”黎童看也不看他。

    “听说,你今天去找了崔氏。”

    黎童仍旧没看他,冷笑一声:“消息挺灵通啊。”

    “你找她说了些什么?”

    黎童这才看向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似笑非笑:“将军不是上天入地无所不晓吗?这还要来问我?问那个跟着我的人去啊!”

    百里烨仰起头,赤衣怎么说的来着?离得太远,没听清。

    三两下啃完了面饼,黎童拍了拍手,没再看百里烨一眼,就径直进了屋。

    百里烨有些尴尬,又自己坐了会儿,才跟了进去。

    抬眼就看见黎童正站在床边将被子抖开,她很是粗鲁地踢掉鞋子,蹦上了床,而后躺平,闭眼,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顺畅无比。

    百里烨慢吞吞走过去,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黎童也不像之前那样一副要把他踢下床去的架势了,只是闭着眼睛不看他。

    “夫人……”

    “睡觉。”

    行吧,一点面子不给。

    但,百里烨睡不着。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起赤衣今天说她去了松庭楼的事,然后情绪就有点不受控制。

    也正因如此,当夜,百里烨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而黎童,早已梦会周公,全然不知身边的人翻来覆去,闹得床底下的老鼠都要骂娘了。

    终于,百里烨一下坐了起来,扭头瞪着正做美梦的黎童,本想一巴掌将她扇醒,但仔细瞅了瞅那张雪白的小脸,他又下不去那个手了,总觉得有个红印子太扎眼。

    犹豫半晌,百里烨冲着黎童的屁股就是一脚。

    “嗯!”

    睡梦之中,黎童正跟松庭楼里那跳舞的美男子喝酒呢,突然的一下,手里的酒杯洒了个干净。

    她闷哼一声,伸手挠了挠被踹的部位,翻了个身,打算继续喝。

    百里烨磨了磨牙,一把将黎童从床上薅起来,用力晃着她的肩,从牙齿缝里嚼出她的名字:“黎!胤!童!”

    “干嘛呀?”黎童闭着眼睛,脑袋歪来扭去,很不安分。

    “我告诉你,你可以在外头惹是生非,看谁不爽就揍谁,但是你不许在外头拈花惹草招蜂引蝶,松庭楼那种地方更是一步也不能踏进去,你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我就摘了你的脑袋,听明白没有?!”百里烨气得嘴唇直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眼前还在睡觉的女人,心上的怒火像是要烧穿他整个人。

    黎童醒不过来,但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人好像很生气。

    几乎是下意识的,黎童抬起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噘着嘴,小声哄着:“别生气,以后我再不这样了,都听你的,都听你的,好不好?”

    “你……”

    “嗯?”

    百里烨一时气结,却突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明知道眼前这女人还在睡梦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还是觉得怒意好像在一点一点消散。

    他从没被人这样温柔地哄过,像是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

    其他人,都怕他。

    黎童似乎是觉得他还在生气,捧着他的脸,凑向自己,轻轻的一下,点在那张薄唇上,而后额头抵着他的,用更轻的声音哄着:“大宝贝,别气了。”

    而百里烨,宛如整个人被雷劈过,从头到脚,劈了个外焦里嫩,电流穿肠而过,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被触碰的那一块像是被冻住了,除却那蜻蜓点水的一下感觉,再感觉不到旁的东西了。

    他松开手,黎童就倒了下去。

    一夜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有人安枕,有人难眠。

    百里烨几乎是一夜未眠,早上起来的时候还一肚子气,只是不知道是在气黎童,还是在气自己,总之扭头看见旁边的女人睡得香甜的时候,他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黎童被踢得斜了身子,一脑袋撞在墙上,撞醒了。

    “干嘛呀你,大清早的?”黎童嘟囔了一句,抱着被子打算再睡会儿,谁知道百里烨又是一脚踹了过来。

    “快起来!”

    “干嘛?!”黎童闭着眼睛坐起,皱着眉头,满脸写着不爽,昨天睡觉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过了一夜脑子被门夹了一样?

    “起来给我更衣。”百里烨心烦得不行,他不舒服,也不想黎童舒服。

    “你自己没手吗,非得我给你更衣?”黎童终于睁开眼睛,可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呆愣了一会儿,问道:“你眼睛怎么了?被人打了?”

    百里烨瞪了她一眼:“你管呢?给我更衣!”

    黎童见他不愿意说,手脚并用地爬下床来,捧着他的脸细细地瞧:“真给人打了?”

    百里烨扭过头去,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过衣服,塞进黎童手里,自己则撇开脸,背过身去。

    黎童挠了挠头,抖了抖衣服,半愣不愣地给他穿衣。

    此时,百里烨的心情也稍有平复,缓缓解释:“你我的婚事,本就有很多人盯着,我手握兵权,朝中有很多官员都不希望我与丞相绑在一起,尤其是皇帝,我府中会有细作。”

    “所以呢?”黎童拿着腰带,绕到他身前去。

    百里烨盯着她的头顶,思绪有点复杂:“所以我们就算不恩爱也得假装恩爱,他们看我俩感情好,便会忍不住出手,从中阻挠,到时候我才可借机做点动作。”

    黎童点了点头,看着他眼下青黑一片,还是有些生气:“到底谁动的手?昨天出的事?哪个王八蛋敢打你?你怎么不跟我说?”

    百里烨愣了愣,心脏不知为何跳动得有些快,尴尬得不知如何解释,摸了摸脸,甩手道:“你别管了。”

    打开房门的一刹那,碧雨的眼睛都比平时瞪大了一圈,惊愕道:“将军,您的眼睛怎么了?”

    这跟被人打了两拳一样。

    昨晚又跟夫人打架了?

    夫人这下手也太狠了吧?

    百里烨抬起头,冰冷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碧雨赶忙低下头,行吧,他什么也不知道。

    等百里烨走后,黎童也没了睡意,虽说他俩不是什么正经夫妻,可明面上好歹也是她丈夫,不声不响地被人揍了可不行,这不是跟往她脸上招呼一样吗?

    不对啊,昨晚上他回来的时候,没见眼圈黑啊!

    咋回事儿?

    半夜有刺客?

    她睡得有那么死吗?

    黎童在屋子里坐了会儿,突然朝头顶喊道:“你给我出来,我问你点子事儿!”

    而躲在屋顶正啃着包子的赤衣,手下一抖,那包子差点顺着滚下去,她弯下腰,透过瓦片缝,与黎童的视线不偏不倚地对上。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3_13924/64973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