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饭之后,两人就回了府。

    只是进了府门,黎童径直回了院子,而百里烨照常去了书房。

    “去将赤衣叫来。”

    百里烨前脚踏进书房,后脚就让碧雨暂时跟赤衣换了班。

    书房之中,气氛安静,赤衣这次没跪下,垂着头抱拳,恭恭敬敬,不等百里烨提问,她就很聪明地上报了今天黎童的行踪。

    “夫人今日逛了一大圈,没买什么东西,也没见什么人,不过最后去了松庭楼。”

    百里烨微微眯眼,语含危险:“松庭楼?”

    “是。”

    “呵!”百里烨抓紧了手里的狼毫笔,最后狠狠扔在书桌上,那一撇,他是实在写不下去了。

    “她跟她大哥还真是一母同胞的好兄妹,她大哥成天往拾花楼跑,她倒是不遑多让,才出门几天,就已经学会去松庭楼找男人了。”

    百里烨咬牙切齿,倘若黎童此时站在他面前,他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问问她到底是不是真心要助他。

    思索半晌,正当赤衣的冷汗即将要从额头滑落下来的时候,百里烨却挥了挥手:“你回去吧。”

    赤衣微微一愣,看向百里烨,明明气得要死,却还是忍了,按照以往的情况,咱们这将军府里的某些人肯定是要挨罚的。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将军转性了?

    回到黎童的院子,赤衣将碧雨换回来时,偷着问了一句:“将军是不是对咱新夫人动心了?”

    碧雨挠了挠头:“为什么这么问?你看出什么来了?”

    “夫人今日去了松庭楼,可将军听了以后竟然没大发雷霆,连禁足的话都没说。”赤衣瞅了一眼正坐在院子里吃葡萄的某人,心思复杂。

    碧雨却双眼放光,满目八卦:“真想看看将军动感情的样子啊!”

    赤衣冷着脸,看着碧雨,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一定是黎胤之把黎童带坏了,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她一个好端端的小姑娘怎么会去松庭楼这种地方?百里烨如是想着,不行,他好生气,气得胸腔都快要炸开了,他得找个人发泄一下。

    百里烨在书房里叉着腰走来走去,等碧雨回来之后,大手一挥又出府去了。

    “去,把黎胤之给我叫来!”百里烨寻了一处清静的酒楼,刚坐下就发了话。

    碧雨没敢迟疑,直接从窗户飞了出去。

    百里烨嘴里嘟嘟囔囔,不干不净,等黎胤之来的时候,他随手抄起一个盘子就往门口砸。

    “诶嘿!”

    黎胤之站在门口,余光瞥见一道寒光直冲面门而来,本能反应偏头躲去,跟在身后的碧雨还以为是什么暗器,当即抽出长剑抬手挡住自己英俊不凡的脸。

    闻听叮铃哐啷一阵清脆声响,盘子落在脚尖前,碎了个干净利落,一地残渣。

    “暗箭伤人,可不是君子所为。”黎胤之脸上带着欠揍的笑意,跨过门槛,潇洒的一掀袍子坐下。

    百里烨鼻子出气,冷哼一声:“原来我在黎尚书眼中是君子?”

    “那可不么?”黎胤之给百里烨的空杯里斟满了酒,讨好似的问道:“是谁人惹了将军生气啊?”

    百里烨咬牙切齿:“你的好妹妹。”

    “哦?”黎胤之一脸兴奋:“童童做了什么,竟能让将军生气到砸盘子?”

    “你那么兴奋干什么?”百里烨一口干了杯里的酒,更不爽了。

    “哪有?臣这是关心将军,是关心。”黎胤之强调着,可唇角仍然向上扬着。

    啊,看着更气人了。

    最终,由于百里烨不想让人看笑话,只得生着闷气,换了个话题。

    “黎相还是不愿意松口吗?”

    将百里烨转头就将情绪压了下去,黎胤之挑了挑眉,笑意肉眼可见得淡了下去,他懒懒散散地夹着菜。

    “我爹说,还得再看看。”

    “他都看了大半年了,究竟想看到什么时候?”百里烨的语气逐渐变冷。

    “也并非没有进展。”黎胤之手里拿着筷子,随意地打着转,终于还是提点了一句:“我们家呀,就属小妹最宝贝。”

    百里烨何等聪明,上涌的急躁转瞬间平复。

    是了,黎夫人可以为了黎胤童不惜抗旨,黎相自然也能为了这个掌上明珠不惜出尔反尔,他们全家都在为了护着这个傻子付出一切,他作为她的丈夫,若是做不到全心全意地爱护,又凭什么得到黎相甘心情愿地支持?

    有那么片刻间,百里烨竟然很是羡慕。

    皇家亲情,少之可怜,他与他大哥之间,又何尝没有过争夺?何曾像黎家这般相亲相爱,彼此付出?

    与黎胤之告别之后,百里烨又在街上瞎溜达了很久,期间路过松庭楼,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等着嗓子眼发堵的时候,他愤愤地握着拳离开。

    真想一把火烧了这鬼地方。

    为了助百里烨成事,黎童不得不多做些了解,譬如青岐的整体状况,譬如朝廷内的党派分立,又譬如当今皇帝的行事和手段。

    以前的黎胤童,可以什么都不管,只安心当个白痴,混吃等死就好。

    可现在的黎童则不同,她得活下去,就不能浑浑噩噩。

    黎童趁着百里烨没回来,又去找了府里的三位姐妹。

    但凡皇室嫁娶,都跟利益挂钩,而百里烨的每一次婚事,都代表着他与朝中某一些官员有了实质性的联系。

    崔晴晴的爹,就是工部尚书崔守知。

    工部,掌管全国工程建造,水利、土木、机造、纺冶等等,范围之广,权力之深,不懂其中道理的人很难想象,只是因为接触的大多是下层匠人,所以朝廷中人很多不愿意涉足工部,从表面看来,是个没什么实权的部门,虽说在六部之中处在最下游的位置,但胜在不引人注意,很多事都可以暗中进行。

    这一点上,黎童和百里烨不谋而合。

    这群被达官贵人看不起的下层匠人,不仅仅是技术型人才,暗暗掌握着朝廷根本,还都是些普通老百姓,只稍作利用,便能为百里烨大造声势。

    与崔家结了亲,两家就捆/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便崔守知不乐意,可自家女儿还在人百里烨手里呢。

    更何况,崔晴晴不知何故怕急了百里烨。

    黎童踏进院子的时候,崔晴晴正在廊下坐着看书,她不发抖的样子,还是挺像个正常人的。

    “崔姐姐。”黎童轻轻唤了声。

    只一声,她就看见崔晴晴整个人都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没错,就是弹了起来,手里的书都往后抛了去,砸在墙上落了地。

    唉,这一惊一乍的毛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

    “我来看看你。”黎童自认为笑得比太阳还灿烂,可在崔晴晴看来,那简直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笑。

    这一刻,她深切觉得黎童和百里烨好像有那么点夫妻相。

    “姐姐来看我,怎么也不让人通报一声?我好准备准备。”崔晴晴尴尬地让丫鬟把丢出去的书捡回来,又搬了张椅子出来。

    黎童兀自坐下:“我们姐妹二人就随便说说话,我实在无聊得紧,不用准备什么。”

    “这是今早上柳姐姐新做的点心,姐姐尝尝?”崔晴晴的脸色还有那么一丝苍白,不过比刚才是好多了。

    黎童捏起一块吃了一小口,同之前的点心滋味没什么不同,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吃多了好像也的确是那么一回事。

    “柳姐姐经常送点心吗?”黎童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是啊,柳姐姐特别喜欢做这些小点心,姐姐还没进门的时候,将军去柳姐姐那是去的最多的。”

    黎童挑了挑眉,将剩下的点心全塞进了嘴里。

    崔晴晴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鬼话,全身又忍不住颤抖起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黎童的表情,见她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澄澈的眼眸之中也没什么怒意,才稍稍放下心来。

    “如今姐姐进了门,将军是一去都没再去过了。”崔晴晴解释着,那笑容显得极为真诚和惶恐。

    黎童点了点头,没去理会她的不安,只道:“你觉得将军如何?”

    一提起百里烨,崔晴晴就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从指尖开始一阵一阵发凉,甚至觉得后脖颈发酸,她忍不住抬手摸着脖子,脸色苍白得冲着黎童干干一笑。

    “将军很好啊。”

    这语气,听起来就很勉强。

    “别怕,有我呢,你尽管说。”黎童抿了一口茶,她抬眼,视线冷冽,直勾勾地望着崔晴晴,像是要望进她的心底去:“其实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怕他?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

    那一下,崔晴晴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溅在手背上,她慌忙缩回手,却不小心碰到了果盘,整个儿从小几子上翻了下去,茶杯也砸在地上,一时间慌乱无比。

    崔晴晴站了起来,像是犯了什么巨大的错误,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黎童瞥眼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又看了看崔晴晴被烫红的手背,语气冰冰凉凉:“你是不是……看见他杀人了?”

    “我没看见!”崔晴晴急急反驳,像极了本能反应。

    黎童望着她,没再说话。

    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好,不提将军,那你见过皇上吗?”黎童扯了扯崔晴晴的袖子,将她又扯回了椅子上,招呼丫鬟重新上了一份果盘和茶水。

    “见过的。”崔晴晴吞了吞口水,情绪仍旧很紧张。

    “皇上是个怎样的人?”黎童放柔了声音,像是在哄着崔晴晴。

    崔晴晴抿了抿唇,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那个年轻皇帝的影子,缓缓道:“皇上是个很温柔的人,待人随和,总是笑着,跟将军……跟将军不太一样。”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3_13924/64973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