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夫人,五姨娘是三年前入府的。”

    “三年前……”黎童喃喃着,夹了一筷子菜:“入府之前,她跟将军认识吗?”

    “见过的,听说是在一场茶会上,将军对五姨娘一见如故,之后便请媒人上门了。”羽帘一边小心答着,一边观察着黎童的表情。

    黎童咬着筷子,眯着眼睛:“一见如故啊!”

    信他个鬼,还不是因为人家是大理寺卿家的二小姐,要不是如今的刑部尚书生的是个儿子,他怎么会退而求其次娶了柳鸾儿?

    黎童虽与百里烨相处时间不长,但也深知这种人为了野心,绝不会白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见黎童似乎是又要生气,羽帘赶忙解释:“可五姨娘自从入府后,将军从未在她那里过夜,也就是五姨娘做了些新菜式的时候,将军会过去坐坐。”

    黎童若有所思:“你觉得五姨娘对将军如何?”

    “五姨娘对将军很好。”

    “很好?”

    “是。”羽帘看了一眼外面,弯下腰来,凑到黎童耳边轻声道:“别看五姨娘表面上看来好像不怎么关心将军,但五姨娘不管做的饭菜,还是点心,都是偏向将军的。将军以往受伤,五姨娘都是头一个来送药,而四姨娘和七姨娘顶多也就是过来看一眼,有时候都不来的。”

    黎童沉默着点头。

    她之前还一度以为自己进了一个气氛和谐的将军府,如今看来,并非如此,只是有人不知为何将自己的心藏了起来,藏得很深很深。

    不过好在,到目前为止,柳鸾儿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恶意。

    也不知说她是懂得韬光养晦,还是知道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

    放下筷子,黎童挥了挥手:“撤下吧,出府逛逛。”

    上了街的黎童,宛如脱了缰的野狗,别说羽帘了,哪怕是百里烨在这,估计都阻止不住她肆意放浪的脚步。

    “诶,这茶楼上次路过没进去,现在瞧着好像氛围还不错啊!”

    黎童忽然停下脚步,脖子略略往后仰,眯着眼睛往里头瞧:“我怎么还看见漂亮小哥哥了呢?”

    羽帘不知何故不敢往里头瞧,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扯了扯黎童的袖子,小声道:“夫人,咱们走吧,去别家茶楼。”

    黎童扯回袖子,见她这副不自在的模样,不由得调笑:“小丫头看见漂亮哥哥害羞啊?”

    “没有!夫人你胡说什么呢?咱们……咱们走吧,去别处。”羽帘仍是不敢往里看,冲着黎童跺了跺脚,小脸更是羞红了半分。

    黎童眯着眼睛,指着羽帘好半晌不言语,此番见她小女儿姿态,才恍惚觉得她这大丫鬟可爱得紧,她伸手掐了掐羽帘红得跟富士山大苹果似的脸,一甩袖子,笑道:“我就要进去看看!”

    说罢,抬脚就走。

    “夫人!”羽帘无奈,在原地转了一圈,愤愤地握了一下拳头,只得跟了进去。

    而在不远处后头跟着的赤衣,抬头看了看那茶楼,又看了看消失在门内的黎童和羽帘,摇了摇头,啧啧称道:“胆儿挺大,这里也敢来。”

    松庭楼,乃翊城之中,唯一的一家象姑馆。

    其间小倌,与旁处不同,这里的小倌只卖艺不卖身,吹拉弹唱,吟诗作对,舞刀弄剑,健壮的有,纤细的有,粗犷豪迈的有,清秀温雅的也有,琳琅满目,不一而足,应有尽有。

    黎童才走进去没多久,迎面就来了两位看起来腰比她还细的男子,虽然涂脂抹粉没那么严重,但身上的熏香却意外得浓郁,惹得黎童连打了个好几个喷嚏。

    好看是好看,就是这味儿实在是太冲了点。

    黎童随意要了一间房,拉着羽帘坐了下来,叫了点菜和酒,隔着帘幕,看下面的小倌跳舞。

    “啧啧啧,这腿,这腰,这身段……”黎童抿了一口酒,酒是果酒,芳香浓郁,酒味不足,倒是挺甜。

    “夫人,咱还是走吧,若是让将军知道咱们来这种地方,奴婢的小命不保。”羽帘坐立难安,几乎要哭出来。

    黎童却端着酒,一杯一杯地喝着,丝毫没什么危机感,只拍了拍羽帘的手背:“没事,有我呢,他必定不敢把你怎么样。”

    “夫人!”

    黎童却甩了甩手,不想再听,一拍桌子:“去,让老鸨子再给上两壶酒,再喊两位公子过来,给本姑娘弹琴赏乐。”

    一听这话,羽帘更是不愿意了,红着脸趴在桌子上不动弹。

    “奴婢不去。”

    “你不去我去。”

    黎童站起就往外走,羽帘急得满脸冒汗,眼见着黎童真从外头叫了两个清秀男子,其中一个还抱着琴,她实在不忍再看,捂着脸躲到墙角去了。

    “小丫头,没见识。”黎童笑着说了一句。

    外头跳舞的小倌又换了一个,这回这个戴着面纱,黎童倒酒之际,瞥了一眼,见那小倌身后竖起摆着一张白绢,足有六尺多宽,身前是案台,上置笔墨。

    只见那小倌腰肢婉转,足尖轻点,和着乐师敲出的鼓点,在台子上翩然起舞,他双手持笔,时而下腰蘸墨,时而甩发点绢。

    星星墨点,于白绢之上,逐渐呈现出一幅山间流觞图来。

    一舞毕,他长身玉立,站在台子上,俯视着下面正鼓掌叫好的客人,视线所及,像是看着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看着,芸芸众生,于他眼中,好似虚妄。

    虽然戴着面纱,但他清秀眉目之中,隐着些许不该属于青楼中人的东西,坚毅、果敢,甚至还有傲气。

    区区小倌,纵使舞技再出众,也终究是以色侍人之辈,何来傲气可言?

    “有点意思。”黎童饮完第二壶酒,问道:“那个小倌叫什么名字?”

    “奴家不知。”

    “他不是你们楼里的人吗?”黎童诧异。

    回答的小倌伸长脖子又看了看楼下,才柔声回答:“我们没在楼里见过他,应当是妈妈从旁处喊来的人。”

    啧!

    她还想叫他上来单独给自己跳支舞呢!

    怪不得那些人争破了脑袋都想有名有利,这有了钱有了权,想要多少这样漂亮又会跳舞唱歌的男子女子不行啊?

    等以后助百里烨成事,她一定要向百里烨多要几个面首,只摆在家里看着都赏心悦目,多舒坦啊!

    喝完第三壶酒,黎童终于站了起来。

    羽帘还委委屈屈地缩在墙角,小脸红得一塌糊涂,她自小就跟在百里烨身边,但百里烨从来没带她来过这种地方,在她的心目中,男人就该跟百里烨一样,高大挺拔,英姿飒爽,哪里能做这种伺候人的下等事。

    可,这楼里的男子,也的确都长得很好看。

    不能看不能看,她不能背叛将军。

    黎童走到墙边,蹲下来掐了掐羽帘快要渗出水来的小脸:“走吧,我的大丫鬟。”

    羽帘如蒙大赦,两条小腿倒腾得飞快,没一会儿就站在松庭楼外头,着急忙慌地喊着慢悠悠往外走的黎童:“夫人,您倒是快点儿出来啊!”

    “行了行了,这不正出来呢么?着什么急?”黎童唇边带着笑意,她还真有点舍不得出来,现在是能体会那些男人为什么老往青/楼跑了,这温香软/玉善解人意的,谁顶得住啊?

    双脚才刚踏上大街走了没几步,黎童偏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着她这边走来。

    哼!

    冤家路窄。

    黎童咬了咬牙,又想起早上出现在镜子里的她的脸,她如花似玉的脸啊,不报复回来,她就不姓黎。

    “哟,巧啊,将军。”

    百里烨仍旧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夫人出来逛街啊?”

    黎童挽起他的胳膊,笑不露齿,字字句句咬在牙齿缝里:“用过饭了吗?”

    “没呢,夫人要陪为夫用一点吗?”

    两人脸对脸,旁若无人,越凑越近,黎童眯着眼睛,咬着牙正打算跳起来给他一脑壳,却没想到百里烨早有所察觉地将头缩了回去,拉着黎童就走。

    “最近新开了一家酒楼,听说不错,我们去尝尝?”

    “不去。”黎童没好气地答,本想将手收回来,不料被百里烨死死抓住,挣脱不得。

    “去嘛。”百里烨屈起手指在黎童的掌心里刮了刮,全然不顾她的反对,径直走进了他说的那家酒楼。

    酒楼的掌柜是个有眼色的人,一见这几位衣着华丽,便知是富贵之人,当即就让小二领了上二楼雅间,还送了两碟子不错的点心和一壶酒水。

    “今日逛的如何?可有所进展?”百里烨倒了一杯茶,推到黎童手边。

    黎童端起抿了一口,这才认真起来。

    “暂时没有进展,你急吗?”她抬眼看他,眸光带着试探。

    百里烨笑了笑:“不急。”

    假话。黎童嗤了一声。

    “夫人方才去哪儿了?”以前这话,百里烨老问赤衣,这还是他头一回当面问出来,摊牌合作以后,别说黎童大方不少,百里烨也觉得心上的石头略略往下放了放。

    “瞎溜达。”黎童脱口而出,而后又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百里烨,略带着警告意味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我身边安了人,我劝你,最好赶紧把人叫走,否则等我找出他来,我一定要他好看!”

    藏在暗处的赤衣一听这话,抖了抖肩。

    百里烨一把握住黎童的手指,眉目带笑:“那不是为了监视夫人的,是为了保护夫人。”

    黎童用力挣了挣,将手指从他滚烫的手掌里解救出来,嫌弃地在衣服上蹭了蹭,望着窗外,道:“我讨厌被人跟着。”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3_13924/64973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