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第634章:知道我是谁吗?
    三楼上,老凌办公室内。

    陆长武等三个陆家子弟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而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儿年轻的男子,手里把玩着一根手杖。

    手杖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但搁在那茶几上“咚咚”的作响,听着就让人有一种犯“牙疼”的感觉。

    陆长武三个那里是督察处的行动队的对手。

    才上三楼,就轻松的给制住了,然后被带进了老凌的办公室,等待他们的是一群他根本就没见过的人。

    陆长武吓着了,这些人明显身上都带着家伙的,这能在公共租界内,大摇大摆的把家伙往身上别的,还能有谁?

    恶人自有恶人磨,陈淼今天就是来扮演恶人的。

    “知道我是谁吗?”

    “不,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敢跑过来?”陈淼笑道,“你们陆家是不是横惯了,总觉得欺负孤儿寡母的,就不会遭报应?”

    “是,是……”陆长武吓的浑身发抖,别看他刚在周宏、孙家兴等人面前那一副骄横不可一世的模样,可现在,他比一只猫儿还要温顺。

    “是什么?”陈淼玩味的一笑,继续问道。

    “是,是会遭到报应的。”这一次陆长武的智慧倒是超常发挥了一下,立刻就回答了上来。

    “看来,你已经认识到了。”陈淼道,“那我就不用跟你多说了,小七。”

    “三哥。”

    “陆长武在‘长丰’米号贪污多少?”

    “前前后后,大概有一千大洋左右。”小七似模似样的翻开一本账本说道。

    “那他干的那些事儿,给‘长丰’米号造成多大的名誉损失呢?”陈淼又问了一声。

    “差不多三千大洋。”

    “这么说已经有四千大洋了了,凑个整数吧,五千大洋。”陈淼嘿嘿一笑,对陆长武一笑道。

    陆长武傻眼了,哪有这样凑整的。

    “陆长武,这五千大洋是你给‘长丰’米号这些年带来的损失,你要赔偿的。”陈淼说道。

    “赔偿……”陆长武哆嗦了一下,五千大洋,把他卖了都不够呀。

    “不赔呀,那也行,日本现在需要大量的劳工,他这样的什么价钱?”陈淼询问一声道。

    “三哥,他这细皮嫩肉,好吃懒做的,不值钱,最多三十块。”

    “三十块呀,太少,五十块吧……”

    “不,不要呀,三哥,别把我卖去日本……”陆长武吓的魂飞魄散,卖去日本做劳工,那是这辈子都别想能回来了,而且有死无生。

    “我知道呢,你现在拿不出这笔钱,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先欠着,用房子抵押,我不要你利息,十年之内把钱换上,就行。”陈淼吩咐道,“小七,让他签字画押!”

    “好咧,三哥。”

    “我,我不能签,不能签……”陆长武一边哭一边被小七在契约上摁上了自己的手印,这也太狠了。

    “先委屈你一会儿,一会儿就放你回家。”陈淼扭头看向另外另个人,“还有你们两个,今天来的,一个都跑不了……”

    这两个幸运多了,一个签了一千五的赔偿协议,一个一千,但这两人的家底儿可比陆长武差多了,要是真把这钱赔上的话,估计家里啥都不剩下了。

    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如丧考妣。

    ……

    楼下一层大厅,拐子身后两名青衣大汗如同饿狼一般扑向了谢红秀,而老凌拦在楼梯口,眼看救援不及。

    就在这时,突然从谢红秀身后冲两个人影。

    一人一把手枪,生生的将冲过来的两人给拦了下来。

    陆铭见到这一幕,吓了一跳。

    而拐子也微微变了脸色,他是江湖人,对枪并不陌生,甚至他自己身上就藏有一把枪,防身用的,轻易的不露出来。

    但是,他今天带的人可没带枪。

    这还没完,外面随后冲进来十几个人,全部都是手持武器,将陆铭、拐子等人团团包围其中。

    陆铭感到一丝恐惧,谢红秀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强的一支力量了,不,这不是她的,应该是找到了一个强大的靠山。

    谢红秀这些日子的行踪他都是知道的,她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靠山了。

    难道是买下“长丰”米号百分之六十股份的人。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就凭谢红秀的关系,她能找到什么人来买下‘长丰“米号,这太不可能了,陆铭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惊慌。

    要不是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剧本拿错了,不应该是自己拿下“长丰”米号的控制权,谢红秀母子跪在自己面前,求他放她们一条生路的吗?

    还有,这个风韵犹存的继母,那种禁.忌的想法总是让他欲罢不能,而现在,只怕是只能在脑海里想想……

    一个年轻人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

    陈淼不太喜欢出风头,所以,这么瞩目的出场交给了严世宏,他更多的想在幕后掌控这一切。

    “陆铭,陆大公子。”

    “阁下是?”陆铭强行维持自己的风度问道。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不值一提。”严世宏洒然一笑,陈淼不在的话,他倒是可以随性一些,可是现在老大就在楼上看着呢,虽然让自己下来出风头,可风头过了,难保不会回去被穿小鞋。

    “严科长。”谢红秀微微一欠身。

    “谢夫人受惊了,不过不要紧,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今天咱们就把事情给了了吧。”严世宏缓缓开口。

    “好。”谢红秀一口答应。

    “陆公子,你呢?”严世宏问道。

    “当然。”陆铭心肝儿一颤,他敢说“不好”吗?

    “把无关紧要的人带下去!”严世宏瞟了拐子一眼,轻描淡写的吩咐一声。

    “是!”周围轰然应喏。

    “慢着,我是陆公子请来的合作的客人,阁下这么做,不合适吧?”拐子也是大风浪见过的,虽然处于劣势,却也并没有吓破了胆子。

    “义信社五义中的老三,拐子?”严世宏轻轻的一声。

    “不错,你认得拐爷我?”拐子顿时眉毛抖了起来,一副我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背后有庞大的义信社。

    “拐子,这事儿你们义信社想掺和?”严世宏问道。

    “不错,我们义信社已经准备跟陆铭公子合作,‘长丰’米号的归属,关系到我们的合作,所以,我有资格列席的。”拐子大声道。

    “你确定要上去?”

    “当然。”拐子点了点头,既然来了,要是缩回去,认怂的话,回去还不让家里和道上的弟兄们给笑死。

    “既然你想来,那就上来吧,不过,只能你一个人。”严世宏想要笑,这拐子果然如三哥所料,为了面子,上赶着要掺和。

    正好,正愁找不到机会跟“毒蛇”正面交谈的借口呢,这送上门来了。

    看来,好戏不怕晚。

    要是出场早了,把人吓跑了,就没有后面的好事儿了。

    话都到这份儿上了,拐子再想退缩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当下点了点头,跟着陆铭一起往楼上而来。

    小凌终于开门了!

    放外面的人进来。

    里面的人也都停止了争吵和推搡,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架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在陆长武三个翻窗出去之后,周宏、孙家兴等人将陆元青等陆家人逼到墙角之后,局面就是对峙了起来。

    小凌死守会议室的门,不让进,也不让出,口水说干了都不行。

    也有人想翻窗户出去,可大家年纪都不小,不能跟陆家几个小年轻相比,这可是在二楼,不是一楼。

    万一摔折了腿,那可是麻烦了,再者说,陆长武他们三个都年轻有力,他们这边就算出去了,也未必能弄得过他们。

    还不如待在会议室安全,所以一直僵持不下。

    直到谢红秀等人从外面进来。

    陆元青见到陆铭,那是大喜过望,迅速的分开众人,直接就挤了上前来:“陆铭,你来了。”

    “叔爷,你们没事吧。”陆铭尴尬一声。

    “我们没事儿,你跟谢红秀谈妥了吧,这下好了。”陆元青喜滋滋的道,“我要你把周宏、孙家兴他们这些人全部开除,吃我们陆家的饭,砸我们陆家的锅,就是这个下场……”

    “咳咳,叔爷,还没谈呢……”

    “没谈,不肯能吧,你不是把小泽……”陆元青吃惊的掩嘴说道。

    “哼。”谢红秀冷哼一声,陆铭的卑鄙,她是见识了,从现在开始,她是决定要跟陆家彻底划清界限了。

    “谢夫人,老凌,你们这是去哪儿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周宏上来问道。

    “老周,辛苦你了,大家放心,‘长丰’米号归属的问题今天我们会有彻底的解决方案。”谢红秀给了老周一个安心的眼神。

    “好,好。”

    “各位都是‘长丰’米号的各厂和分号的负责人,今天我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谢红秀走动会议室的正中,郑重的宣布道,“‘长丰’米号从今天开始正式跟陆家没有任何关系,‘长丰’米号更名为‘瑞丰’米号。”

    “什么,改名,谢红秀,你想干什么,你凭什么把陆家的米号改名?”陆元青跳起来怒声喝斥道。

    “就凭‘长丰’米号已经易主,新东家自然有权力改名了。”谢红秀道。

    “谢红秀,你疯了,‘长丰’米号是陆家,你该私自卖给外人,你这是大逆不道!”陆元青破口大骂,“陆铭,这‘长丰’米号是你爹留下的,那也是你的,这个女人没有权力变卖‘长丰’米号!”

    陆铭没有开口说话,这个局面,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陆铭,你们陆家的生意怎么让一个女人掌管?”拐子显然还想挣扎一下,毕竟他自恃背后站着的是义信社,相信这些人不敢动他,否则义信社报复起来,可不是谁能够承受的。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1_11912/54912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