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第574章:强硬的哈瑞
    静安寺路口,皇后咖啡馆。

    陈淼将梁雪琴送去了“范文昭”建筑设计事务所谈事儿,他就带着小七过来了,两点半约了哈瑞。

    过来的时候,约定见面的时间还差四五分钟。

    “先生,你喝点儿什么?”

    “一杯拿铁,另外,再给我来一份时令水果拼盘,谢谢。”陈淼拿起桌上的“良友”画刊,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好的,先生,您稍等。”侍者微微一弯腰,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咖啡和果盘很快就送上来了。

    陈淼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又用竹签取了一块从台湾的凤梨,如果没有那些烦心的琐事,这就是很轻松惬意的下午。

    约莫十分钟过去了。

    哈瑞还没有出现。

    陈淼微微皱眉,德国人是严谨出了名的,而且哈瑞也是相当守时的一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不过,谁都有可能遇到急事,有时候事情的发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许是他如遇到了什么麻烦也说不定。

    陈淼决定再等一回儿,十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陈淼已经喝完这一杯咖啡,还把果盘里一半的水果吃掉了,但哈瑞还没有出现。

    他放下手中画刊,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在继续等下去了,因为此刻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在情报特工的认知里,时间观念是绝对排在第一位的,如果是接头的话,那是绝对要准时的。

    一分钟都不能早,也不能晚。

    一番思考后,陈淼决定再留十分钟,他叫来侍者,给自己续了杯,如果哈瑞十分钟后再不出现的话,他就打算离开去咖啡馆去“范文昭”建筑设计事务所接梁雪琴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放在陈淼面前那杯刚续的咖啡在一点点儿变凉,而他却一直再没有去碰那只杯子。

    哈瑞如果今天不来,他就必须要考虑应变了,他相信人与人之间有真挚的友谊,但这种友谊往往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尤其是国家利益面前。

    相比叶耀新,他还是差上一个层次的,这个层次是没办法弥补的,因为叶耀新是林世群的小舅子。

    而且林世群跟日本人的关系要比他深厚的多,虽然钨矿石生意有特高课池内樱子的关系。

    但林世群背后的是梅机关,是影佐,是栗原。

    栗原小三郎主持的梅机关才是南京汪伪政权阵阵的太上皇,南京的所有政策都必须获得梅机关的同意才能实施。

    汪氏的这个代主席只怕连那位伪满洲国的皇帝还不如。

    如果整件事是林世群默许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他不可能忠心于林世群,有些时候,基于这种情况,由不得他不小心多想。

    “先生,您的咖啡凉了,需要给您换一杯吗?”侍者看陈淼许久没有喝杯子里的咖啡,走了过来,小声询问道。

    “哦,不用了。”陈淼微微一挥手,示意道。

    “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侍者浅浅的一笑。

    就冲这个服务态度,陈淼觉得自己待会儿结账的时候,也要多付一笔小费才行。

    陈淼决定再坐一会儿就走,因为他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快半个消失了,如果哈瑞再不出现的话,那他今天就不会出现了。

    就在陈淼掏出钱来压在果盆儿下,准备起身离开之际,忽然瞥见外面一个身穿灰格子西装的熟悉人影闪过。

    哈瑞推开门,从外面进来,满头大汗。

    “哦,亲爱的三水,你还在,真是太好了。”哈瑞见到陈淼,激动的那张脸都红了,那就跟见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差不多。

    “哈瑞,你今天可是迟到了半个小时。”陈淼抬手看了一下手表道,“你要是再不来,我可是要走了。”

    “对不起了,实在是抱歉,临时有事,被拖住了,走不开。”哈瑞满脸歉意的说道。

    “坐吧,喝点什么?”

    “给我来一杯盐汽水,我渴死了。”哈瑞到。

    咖啡馆有盐汽水卖,而起还是上海本地产的,味道还不错,夏天的时候冰一下,喝上一杯很解渴的。

    只是不适合现在的陈淼。

    陈淼一挥手,叫来侍者,给哈瑞要了一瓶盐汽水。

    “哈瑞,你们是不是在跟什么人做一笔钨矿石的交易?”陈淼问道。

    “哦,三水,你,你怎么知道……”哈瑞一口盐汽水差点儿没呛着,那张脸比刚才进来的时候更红了。

    “我说对了?”

    “三水,你听我解释……”

    陈淼一伸手打断了哈瑞的话头:“我知道,你们需要的钨矿石量很大,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们的需求,你们找别的买家,我可以理解,甚至你们能够拿到低价的钨矿石,我也能够接受,只不过你们合作的这一家手里的钨矿石原本是属于我的。”

    “什么,三水,你说什么,他们的钨矿石是你的?”哈瑞惊的眼珠子瞪得老大。

    陈淼面无表情,他又不傻,德国人跟叶耀新谈这笔生意的时候,不可能不做调查的,他们恐怕早就知道这船钨矿石是他的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这事儿跟德国人没关系,人家就是买家,买谁的钨矿石不行?只要那货是不缺斤少两就行。

    而且,叶耀新的货更便宜不是吗?

    “哈瑞,我的货我是一定会拿回来的,如果你们非要跟他们交易的话,那以后就不用合作了,我保证你再也买不到一块钨矿石。”陈淼道。

    “那就是没得谈了?”哈瑞问道。

    “我知道,这个人背后的势力也不弱,甚至某些方面还比我强,但我无所谓,我不做这个生意,还可以做别的,哈瑞,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如果你非要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没什么可谈的了。”陈淼道。

    “三水,你也说了,你提供不了我们所需要的钨矿石,我有另一个渠道,是绝对不能够放过的,我不管他的钨矿石从什么地方来的。”哈瑞脸色也变了,态度是异常的强硬。

    “那就是没得谈了?”

    “抱歉。”哈瑞站起身来,系上了西装上的纽扣,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淼眼神微微一缩,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压在了哈瑞喝过的那瓶盐汽水的瓶子下面,然后也站起身,离开了。

    ……

    夜凉如水,黄埔江上阵阵微风吹来,带来一股子带着腥味儿的味道。

    钨矿石是战略违禁物资,日本人明令禁止的,但只要有人疏通关系,或者有人招呼一下,海关的检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白天的,卸运不方便,只能在晚上,先将钨矿石装上趸船,然后再用趸船运送到远洋货轮上。

    远洋货轮挂的中立国的旗帜,一般不会被查,德国人用这个办法运走了好几船的钨矿石了。

    当然,特高课和梅机关打过招呼了,日本海军缉私船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废弃的小码头上,人影绰绰。

    “都快点儿,快点儿搬,一会儿还要把货装上远洋货轮……”

    三艘趸船停靠码头,将码头仓库里存放的钨矿石搬上船,然后再驶向江中心的澳大利亚远洋货轮。

    货轮吃水比较深,不能靠岸,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转运货物。

    另外,货轮装满货物后,吃水更深,要是停靠江边码头的话,那直接就可能搁浅了,那就更麻烦。

    “吴处,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正在指挥搬运钨矿石的王培文和码头的工人并不知道,在这座码头和仓库附近早已被人严密监控和包围了。

    说话的人是法捕房的探长郝仁,他已经从贝当路巡捕房升职到总捕房了。

    “不急,等他们把钨矿石全部撞上趸船,咱们再出击,到时候,咱们直接把趸船开走就是了。”回答他的人是吴天霖。

    “行,那咱就等着呗。”郝仁嘿嘿一笑,他现在已经深度跟陈淼绑定了,他现在这个位置,也是陈淼帮他运作得来的,陈淼要是掌权,他日后也少不了好处,日本人他是靠不到,可这陈大处长的大.腿还是可以抱一抱的。

    每次做事儿,都少不了他的好处,亲爹亲妈也比不上呀。

    趴在河岸堤的草丛里,那种等待是煎熬的,其实不光是在岸上,水中,杨宸带着一组人,全部穿着水靠,嘴里咬着卢苇管子,缓慢的在水中向趸船靠近!

    “快点儿,快点儿……”

    到了货轮上,有吊装设备,就不需要人工这么辛辛苦的往上抗了,这也没办法,谁让这是一个小码头呢。

    眼看着最后一箱钨矿石装上趸船,王培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马上下令工人抽掉趸船与岸边码头的跳板。

    就在他准备踏上其中一艘趸船的时候。

    身后不远处一束强光直射过来,晃得他忙伸出手臂去挡。

    “都别动,动一下,打死你们……”

    “吴天霖……”王培文看到吴天霖,那是吓的一个激灵,一个转身就要往趸船上跑去,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趸船上,一个人冲他一笑,伸手抽掉了那块唯一的跳板。

    “噗通”一声!

    王培文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就掉进了水里。

    “救,救我,我不会水呀……”呼喊声从趸船下面的河面上传来,落水的王培文拼命的拍打着水面,身子却抑制不住的往下沉。

    :。: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1_11912/5491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