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全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第335章: 是她们!
    部门会议开完了,陈淼又把几个负责仙乐斯歌舞厅“钱仁龙”遇刺案的留了下来,开了一个案情分析的小会。

    说是不管具体事务,可对案件调查进展,他还是需要掌握的。

    这也是他份内的事儿。

    “大伙儿都拿了喜糖了吧?”

    “拿了,谢谢处座……”

    一片恭喜声传来。

    “呵呵,我呢从一开始就没想大操大办,所以,就没有邀请大伙儿过去吃喜酒,不过,这顿饭我还是要请的,大家放心,我陈三水请客吃饭的钱还是有的。”

    “哈哈……”众人一阵哄笑。

    “都说处座一向不苟言笑,我看这是以讹传讹,处座还是蛮和善的嘛。”一处情报科长笑道。

    “不要拍我马屁,容易拍到马脚上。”

    情报科长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众人也是一紧。

    “开个玩笑而已,别紧张嘛,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老洛,你来跟大家梳理一下案情。”陈淼环顾看了一眼,笑了笑道。

    “呵呵……”笑声明显小了很多。

    “好的,处座。”副处长洛梦芗站了起来,走向早已准备的好的演示的黑板,揭开上面蒙着的黑布。

    “大家看,事发当天是周五,第二天是周末,虽然说仙乐斯歌舞厅的生意每天都很好,但一般情况下,周五和周六是人流量最多的两天,尤其是到了晚上,当年晚上,四处处长潘旭和副处长钱仁龙相约吃饭,吃完饭大概是八点半左右,一起前往仙乐斯玩耍……”

    通过洛梦芗的讲解,陈淼也大致的弄清楚案件发生的过程,盛长福借口仙乐斯来了几个漂亮的白俄妞儿,把好.色的钱仁龙引走商谈价钱,因为都是老相识了,钱仁龙也没带保镖就跟过去了。

    潘旭左等钱仁龙不来,右等又不来,就起了疑心,打听了一下,结果,在卫生间内找到了已经被打死的钱仁龙。

    等他想要再找盛长福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连同不见的,还有盛长福在仙乐斯做陪酒女郎的老婆陈清。

    潘旭发现了钱仁龙身上留下的信封,意识到问题严重,马上打电话向丁默涵汇报,潘旭的人封锁了卫生间,搜寻和排查相关人员,折腾了大半夜,什么没有发现。

    现在除了失踪的盛长福夫妇俩有最大的杀人嫌疑,还有基本确定了一个事实,这是军统飓风行动组干的。

    “信上的内容处座看过了吗?”

    “看过了,这份新婚礼物挺别致的,就是送的有点儿晚了。”陈淼自嘲的呵呵一笑道。

    “陈沐,男,28岁,上海本地人,父亲是同盟会员,在他两岁的时候被北洋政府杀害,之后,随母亲生活,毕业于上海政法学院,民国二十五年加入军统,现任军统上海特别行动组飓风组的组长,此人受过高等教育,心思缜密,狡猾如狐,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他领导的这个飓风行动组涉嫌多起谋杀新政府官员以及日方重要人士的活动,是个极度危险的任务,他的手下也都是军统精选出来的高手,但是,我们掌握的相关线索并不多,现在已知的三个人,小猫,蝎子和老丁……”

    “洛处,陈沐本人可有代号?”

    “我们怀疑,他在军统内部的代号为毒蛇,但是还没有得到确认。”洛梦芗回答道。

    “没错,陈沐的代号就是毒蛇,我曾经跟他共过事,毒蛇就是他的代号。”陈淼很肯定的说道。

    “处座认识陈沐?”

    “当然,我跟陈沐曾经在一起相处超过三个月,彼此曾经有过命的交情,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敌人。”

    “处座,这不是您的错,是陈沐认不清形式,非要跟我们作对。”洛梦芗安慰道。

    “行了,不说这个了,你们有盛长福和陈清下落的线索了吗?”陈淼问道。

    “向科长,你来说。”洛梦芗手一指刚才的拍马屁的情报科长道。

    “是,洛处。”向科长站了起来,“根据我们的调查和走访,发现,在刺杀的钱副处长的前一天,盛长福就将自己存放在银行内的所有现金全部兑换成了美金,然后汇去了香港一个叫宏发的贸易公司,这个宏发贸易公司应该是军统用来派发和掩护资金往来的空壳公司。”

    “陈清的在银行的账户呢?”

    “没有发现陈清在银行有账户,或许是用其他人的身份开户,这个我们没有发现。”向科长道。

    “盛长福家里呢?”

    “很干净,看来是早就准备离开了。”

    “说明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可她们怎么知道五号的晚上钱仁龙一定会去仙乐斯歌舞厅呢?”陈淼问道。

    “这个……钱副处长是仙乐斯歌舞厅的常客,基本上隔三差五的就去。”向科长道。

    “他是不是在歌舞厅有相熟的舞女?”

    “好像是有一个,叫什么惠芬的,潘处长应该知道,他们经常过去的。”

    “那就找潘处长核实一下,既然是有预谋的刺杀,那钱副处长的行踪就必须要查一下了,派出守株待兔的可能性。”陈淼吩咐道。

    “是,处座。”

    “盛长福和陈清的社交圈子,比如常去的地方,都要过一遍,看能不能发现相关线索。”陈淼道,“就算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把这对两人给我找出来,为死去的钱副处长报仇。”

    “是!”

    “具体相关任务,由洛副处长分配,我就不过问了,希望大家同心协力,争取以最快的时间破案抓人,我可是在两位主任面前立了军令状的。”陈淼严肃一声。

    散会后。

    “处座,关于钱副处长的案子,我还有些情况向您汇报一下?”洛梦芗跟着陈淼一起走出会议室。

    “还有什么情况?”陈淼讶然一声。

    “是关于给您的那份信的,我们觉得,陈沐接下来可能要对您下手……”洛梦芗一边跟在陈淼后面走,一边解释道。

    “对我下手,呵呵,我还真想再会一会他呢,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我自己负责。”陈淼摇手拒绝道。

    “处座,那份信真的可能有问题……”

    陈淼没再理会,钱仁龙这个案子他只是尽一下自己这个代理一处处长的责任,把该说的话说一下,其实,他并不太上心。

    陈沐要来就来呗,他还能阻止人家不来不成?

    “卢苇,给我泡一杯茶送过来,开了一上午的会,一口水没喝,渴死我了。”陈淼回到自己督察处的办公室,吩咐卢苇一声。

    “好的,三哥。”卢苇答应一声。

    “三哥。”

    “小七,怎么是你,卢苇呢?”端茶进来的居然是小七,让陈淼有些惊讶。

    “我在门口碰到他,他说给你泡了一杯茶,要给你送进来,我说,我要去见你,顺便帮你送进去,他就不用再跑一趟了。”小七把茶杯放在办公桌上。

    “怎么有事儿找我?”看小七欲言又止的模样,陈淼就知道,小七有话要跟他说。

    “雪琴姐让我问你,中午回不回去吃饭?”小七道。

    “哦,回吧,这里离家近,以后,只要是没特别的事情,都回家吃饭。”陈淼点了点头,从76号到开纳路明月里家中并不远,开车的话,几分钟就到了。

    “好,那我去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下。”小七点了点头。

    陈淼知道,小七绝不会为了这件事来找自己,一定是有别的事儿,只是在办公室,有些话是不能说的。

    小心隔墙有耳,即便这是自己的办公室也不行,当初在档案库房,陈淼的办公桌还让人给装了窃.听器呢。

    小心一点儿无大错。

    “陈处,回家吃饭呀?”

    “是呀。”

    “新婚燕尔,真令人羡慕呀……”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评弹皇后,上海滩少有的大美人之一,想不到居然被咱们陈处给金屋藏娇了!”

    “是呀,这真是人不可貌相,就陈处那长相,也不过是中上而已……”

    上车后。

    “三哥,别在意,都是这些人胡乱嚼舌根。”

    “呵呵,我不在意的,我要是在意的话,那还不得累死。”陈淼呵呵一笑,人家长了一张嘴,还不让人说话呀,忽然,话锋一转,“小七,你什么时候学会安慰人了?”

    “巧儿说,我有时候说话能把人噎死,所以,我就尝试着改变一下。”小七解释道。

    “呵呵,其实你现在这样挺好的,不藏着不掖着,简单。”陈淼道。

    “是吗?”

    “你刚才在办公室,似乎还有其他话要跟我说?”陈淼问道。

    “是的,三哥,我看到一处发的通缉令了,照片上的那两个人,您猜一下,是谁?”小七一边开车,一边道。

    “猜一下?”陈淼自言自语一声,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安全屋?”

    “没错,就是那晚住在咱们安全屋的那一男一女。”小七点了点头,“我也是看了通缉令上的照片才认出来的。”

    陈淼心里泛起滔天巨浪。

    “queen”居然跟陈沐也有关系,他原以为安全屋住的会是她给的那两张照片上那像极了兄妹的一男一女,没想到居然是盛长福和陈清夫妇。

    通过自己买车票,乘坐火车离开的居然是她们,这都是设计好的吗?

    刺杀钱仁龙跟转移高宗吾的妻子和妻弟看起来那是根本毫不相干的事情,现在居然扯到了一起。

    这个“queen”到底想干什么?

    她还是不相信自己吗?

    “三哥,安全屋需要处理掉吗?”小七问道。

    “不要,这样没问题都显得有问题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陈淼想了一下,如果马上处理掉安全屋,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再者说,76号的那些人未必能查到盛长福和陈清夫妇的行踪轨迹,而且这二人早就乘坐火车逃离上海了,除非他们自己再回来,抓到的几率基本为零了。

    “queen”再怎么试探自己,也不至于会蠢到留下线索给76号追查到。

    

http://www.shurenxuexiao.com/11_11912/54902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shurenxuexiao.com
小说大全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shurenxuexiao.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